手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手交

    这下,林晓晓完全明白了。

    都说上得山多终遇虎,敢情这是甄诚这是露天温泉泡多了,终于遇到了采花贼了!

    而且这个采花贼还是个双,男女不忌,见她是个女的,也一并带来了。

    这个时候,林晓晓已经顾不得悲哀自己是不是丑得连采花贼都看不上了,她脑袋飞快的转着,要怎样才能救甄诚。

    那边采花贼已经将甄诚的衣服脱了,甄诚的嘴巴被堵着,发不出声音,只有一双不对焦的眼,恶狠狠地看着采花贼,而采花贼毫不在意他愤怒的表情,正一手颤颤地抚上了他的脸,另一手伸进了他的下身……

    那边甄诚眼珠都快瞪出来了,身子不住的扭动,林晓晓亦是看的愤怒,奈何身子怎幺都动不了,也不知是中了什幺药。

    她将身子稍稍撑起,借着重力将手按在石头上刺得更深些,用疼痛唤醒自己的知觉,抖着手从身上摸出了一只信号烟。

    “心肝儿,看你这下面激动地,可是忍不住了,别恼,爷马上就来——”

    采花贼的手从甄诚的裤子里取了出来,作势就要解开自己的裤带,忽的听到嗖的一声声响,抬头就见有什幺东西飞快的窜上天,然后砰的一声像烟花般爆开。

    “放开我家少爷,我已经叫了人了,要命的你就赶紧逃!”

    “好啊,你个丑丫头,居然还有力气求助,看爷今天不弄死你!”

    采花贼合身扑来,当即就要收拾林晓晓,林晓晓早有准备,手中一撒,将一把泥沙洒向他的双眼,鼻口,趁他闭眼的空档,一脚踢向他的命根子,然后操起一块石头朝着采花贼的头部用力击去。

    也许危险时刻,人总是会爆发异常的潜力,再加上前世也学过防狼术,林晓晓这几下,可谓又准又狠,直接将采花贼放倒在地。

    林晓晓撑起身子,退了采花贼的外衣同腰带,将他手脚都死死地绑上了,这才绕过他,往甄诚走去。

    “少爷你没事吧?”林晓晓问。

    甄诚并没回答,只是满面潮红,咬着牙,额上青筋突起。

    林晓晓想起那采花贼说的,什幺中了独门迷香,一个时辰里若没有人交合,必阳爆而死的话,连忙又走到采花贼身边,将他衣服中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掏了出来。

    一堆药品全都没贴标签,根本分不出哪瓶是解药。林晓晓嗅嗅这个,闻闻那个,急得只想砍人,甄诚听到动静,艰难地开口道:“别慌,等药谷的人来。”

    “哪有什幺人啊!”林晓晓开口道,“我刚才那幺说不过是想吓跑那采花贼,这药谷中就那幺几个人,哪有什幺信号烟啊,少爷,那信号烟是甄府的。”

    这话一落,甄诚额上的青筋变得愈发狰狞。

    林晓晓看这他痛苦的样子,真不是该把所有的药给他灌下去,还是脱了衣服合身扑上去。

    虽然是救人,可这真要是扑了过去,她跟采花贼也没什幺两样了吧。

    纠结间,甄诚忽然吐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林晓晓吓得连忙去探了他的鼻息,见还有气,于是再顾不得其他,咬咬牙,一把退了他的裤子。

    这还是林晓晓第一次见到甄诚的下身,只能说,确实很壮观。

    林晓晓看着那肿的不像话的的狰狞的物事,最后将自己的双手在衣服上揩了干净,然后找了一块丝绸手绢抱着那壮硕的龙身,覆手上去,上下动作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