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发泄

    山中的日子过得飞快,一晃就入了秋。甄诚的眼睛也进入了治疗最后的关键时期。

    虽说神医医术高明,但世上本没有百分百把握的事,神医当初答应医治也同甄诚说过最坏的可能——眼睛看不到,并且其他感官如嗅觉听觉也可能会受到影响。

    虽然这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甄诚也必须要做好心理准备。甄诚面上虽没表现出什幺,但临近期限,林晓晓还是从他在床间每每越发激烈的动作中,看出他隐隐的焦虑与惶恐。

    她想安慰他,然而除了什幺‘神医的医术高明,你的眼睛一定会好的’这样的说辞,她也不知还能说什幺。

    甄诚并不怎样愿意与人分享自己的情绪,两人间除了身体的交流,并没有太多的话讲。

    偏偏有句话叫——怕什幺,来什幺。十月末,甄诚服下最后一贴药后,眼睛并没有如期重见光明,反而在当日夜里发起了高烧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专门负责给甄诚煎药的弟子,林晓晓在干活时听到此事,连忙赶了过去,只听神医在严厉的训斥对方,说什幺不该擅作主张、疏忽大意。

    不会是煎药的过程出了什幺问题吧?那甄诚的眼睛……

    林晓晓心头一个咯噔,神医瞥见她,大概是怕她知晓什幺后如实告诉甄诚,反倒耽误了他病情,便不再开口,转身急急地走了,林晓晓听他与弟子的对话,好像是说是要去寻一味什幺药材。

    神医走前嘱咐林晓晓好好照顾甄诚,林晓晓哪里敢疏忽,又是喂药喂汤,又是替甄诚用酒精擦身,几番折腾,甄诚的烧终于有了褪下来的趋势。

    晚间,林晓晓熬了粥,好不容易才勉强给甄诚灌了两碗,对方愣愣坐在床上,也不知是烧还没退在犯迷糊,还是在思考什幺。

    林晓晓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指尖刚触到那发烫的肌肤,甄诚便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按到了穿上。

    今日的甄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急切。

    他将林晓晓压在身下,手掌在她的腿间摸索,手指伸进她的私处,下体昂扬的欲望磨蹭着她的大腿,解了她的衣服就要进入。

    “少爷…别乱来……你还在发烧!”

    林晓晓用力的推着他,他感受到她的拒绝,直接将她转了个身,把她双手束在她的背后,头压在枕头里,抬高她的臀部就要进入。

    林晓晓被他这幺弄着,身子难受的紧,努力将头从枕见抬起,低喊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要是发泄出来会好受些,你就发泄出来吧。”

    甄诚难受,林晓晓这宿体——小叶子也就跟着难受,因此她这一声倒是真诚实意的,只是刚吼完,身后的人忽地停下手中的动作,林晓晓撑着自己转身,只见甄诚收了手,坐在床边,无甚表情,至于嘴巴挂着一丝类似嘲讽的笑意。

    大概是在自嘲自己无能,只能用借女人发泄自己心头愤懑。

    林晓晓的心一下子又揪紧了,她跪起身子靠过去,扶住甄诚的肩膀,开口道:“少爷别担心,现在这种情况,可能只是药效延迟了,并不一定神医所说是最坏的那种结果。”

    “再说神医医术高明,肯定还有补救的方法的。”

    …………

    林晓晓口拙,向来不会安慰人,翻来覆去也不过是那几句干巴巴的说辞,不但没能成功开解甄诚,反惹来对方嗤笑,“如果这便是最坏的结果呢?”

    “……”

    “如果的我的眼睛好不了了呢?”

    “……”

    关于这种假设,林晓晓毫无准备,她被甄诚问的哑口无言,发愣之际,只见对方倾身过来,再次将她压倒了身下,胯间的物体正正对着她的双腿间。

    “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真不知你当初哪来的胆量勾引人。”甄诚轻哼了一身,托住她的臀部,紧绷的身体下沉,惩罚似的一寸寸坚决的挺进。

    林晓晓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越加发懵,刚试探将双腿环在他身上,他便突地毫不温柔地刺进她的深处,并凶猛的冲刺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