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夏家的警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这一天中午,夏阳回家,在路上遇到夏东海,于是二人就一起回去。

    谁知道才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看见刘梅有些惊慌地走着。夏东海和夏阳一惊,于是上前叫住刘梅。

    刘梅吓了一跳,夏阳问道:“怎么了,老妈?”

    刘梅惊慌地说道:“有人要报复我!”

    “啊?”夏阳和夏东海吃了一惊,

    刘梅正要说话,忽然忽然神色一变,她迅速拉夏东海和夏阳藏起来,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情况。

    只见两名彪形大汉走过来,气势汹汹四下巡视,没发现刘梅的踪影,只得心有不甘地离开。

    他们一离开,刘梅立即长吁了一口气了。

    “怎么回事?”夏东海疑惑地问道问,“你怎么跟他们结下梁子了?”

    刘梅叹了一口气,说出事情真相:“那是患者家属,他们家老太太手术后我负责特护,没想到病情突然恶化,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可老妈,这又不是你的错!”夏阳说道。

    刘梅继续叹息:“可家属他们不理解,抱怨我没护理好,大吵大闹不说,还扬言要报复我!”

    真是岂有此理!夏东海叫道:“我去找他们理论!不是才两个人么?”

    刘梅怯怯地说:“你看见的是两个。可那家属一共二十多口子呢。”

    夏东海一怔:“哦。那、那咱们先回去吧!”

    夏阳长叹一声,自己的这个家事情可真多。

    不过随即,他又想起,虽然家有儿女是穿越之前好几年前看的了,剧情记不太清楚,不过这一集自己还有点儿印象,向来不会出事儿。

    回到家,三个孩子都放学回来了,而且都带回了好消息。

    “夏东海,今天我在学校演讲得了第一名!”

    “老妈,我今天听写英语得了九十分!”

    “今天老师表扬我啦,因为我捡了一把车钥匙,还是汽车钥匙!”

    孩子们眉飞色舞地说着,等待父母的嘉奖。

    可夏东海刘梅只是心不在焉地淡淡一笑:“不错。”“很好。”

    在孩子们的面面相觑下,他们走进书房,并“澎”地关上门,继续他们的严肃话题。

    孩子们一脸迷茫。夏阳则是无奈一笑,他知道这事儿很危险。

    在书房里,刘梅说道:“关于这件事,院领导为了我的安全,让我先在家待几天,避过这阵风头再说。”

    夏东海来回踱步,焦急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忧心如焚地说:“我想起了媒体报道过的一系列医患纠纷,某些人一旦丧失理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待在家里就一定保险吗?我为你和孩子们的安全担!”

    刘梅也焦急万分。

    该把这件事告诉孩子们吗?不说吧,怕他们没个思想准备;说了吧,又怕他们精神上有负担。

    刘梅说:“我不愿意告诉孩子们。咱家这仁除了阳光男孩就是阳光女孩,我真不愿意向他们幕露社会的阴暗面……”

    “可是那二十多口子中的两个已经在咱家附近徘徊了!不让孩子提高警惕哪行呀?”夏东海说。

    刘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夏东海决定了:“应该委婉地告诉他们。”

    但是,怎么样才算是“委婉”呢?

    于是,夏东海刘梅让夏阳把孩子们召集到一起,措辞谨慎地发布情况。

    夏东海“委婉”地说:“亲爱的孩子们,从现在起,你们的妈妈得在家待几天。”

    刘梅放假啦?

    "good”孩子们用力鼓掌,“我们喜欢刘梅在家!”

    夏阳说道:“别这么高兴,妈妈在家也是迫不得已的。什么时候能上班还很难说……”

    妈妈下岗啦?

    孩子们一惊,热泪盈眶地扑上去搂住刘梅:“妈,振作起来,要勇敢面对现实!机遇和挑战是并存的!”刘星抹抹眼泪:“反正我爸一人挣钱也能养活全家,更何况哥哥还是大老板,是吧,老爸,哥哥?”

    “啊?不是呀!”“你们弄错了”夏阳和夏东海摇头。

    孩子们惊恐地瞪大眼睛:“您一人养活不了全家?哥哥你破产了?”

    “能养活,能养活!”夏东海连忙点头。

    “当然没破产!”夏阳没好气地说道。

    孩子们松了一口气。刘梅气急败坏地说:“我根本就没下岗!”

    刘梅没下岗?孩子们一惊。夏东海补充道:“是发生了比下岗要糟得多得多的事!”

    难道刘梅犯了什么严重错误?孩子们吓得脸色惨白。

    “老夏你靠边儿站,还是我跟他们说吧。”刘梅叹口气,神色凝重地说,“孩子们,事情是这  样的……”

    “等等,是好事,还是坏事?”小雪打断她。

    “是坏事。”

    “那我们就不听了。我们都不喜欢悲剧。”孩子们转身就走。

    夏阳叫道:“都回来!不爱听也得听,这事跟你们有关系!你们怎么这么敏感啊!”

    刘梅咽咽唾液,把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详细叙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你们明白了吧?”刘梅说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

    孩子们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

    “这仁孩子是不是给吓着了?”刘梅看着三个怔然无语的孩子,自言自语。

    夏东海和夏阳点头,夏阳叹道:“也难怪,和平年代的温室花朵没经过这个。”

    “我们没被吓傻,我们正在思考。”小雪举起手来,“我有问题!”

    “我也有问题!”刘星举起手来。

    “我也有!”小雨也举起手来。

    刘梅疑惑了——难道我还没说明白吗?她点点头,示意孩子们问。

    小雪说:“我的问题是——这是真的吗?”

    刘星说:“我的问题是——逗我们玩儿吧?”

    “哈哈哈哈哈……”小雨捧腹大笑。

    夏阳一阵无语,这些孩子,真是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社会上的丑恶,他们还不知道啊!

    刘梅则是一怔,夏东海皱眉,大声训斤他们:“亏你们还笑得出来!那些高大威猛、来者不善的病人家属,已经在咱家附近出没了!”

    真要报复?小雪大惊失色:“为什么不找警察?

    刘梅说:“要报复还没报复,所以警察也不好管。”

    刘星惊恐:“只好等报复完了再说?”

    夏东海没好气地说:“真到那时候你妈恐怕也完了!

    啊?”孩子们一阵恐慌。小雨问,“对于这种事,社会学家怎么说?”

    还社会学家呢!夏东海刘梅简直无奈了,立即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三孩子一点儿危机意识都没有,作为父母得赶紧给他们补课才行。

    夏阳叹道:“老爸老妈,不能老给他们讲鸟语花香,不来点儿灾难教育,他们就不懂得什么叫‘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还是上网,给他们恶补一下知识吧!”

    刘梅和夏东海都是点头同意。

    于是,夏家的“警惕性和危机意识”补习课正式开始。

    某年某月某地,某患者身患绝症医治无效,遂迁怒于医生,怀揣尖刀冲入办公室将主治医生刺死!

    某年某月某地,某患者对治疗效果不满,于是纠集亲属对医护人员大打出手,使医护人员落下终身残疾!

    晚上,电脑前,三个孩子乖乖地围在夏东海和夏阳身边,静静听着夏东海用深沉肃穆的声音读电脑屏幕上的内容:“某年某月某地,某人为实施报复闯入事主家中,将事主的三个孩子绑架……”

    “啊!”孩子们惊呼出声。

    夏东海念道:“犯罪嫌疑人残忍地把老大扔进了河里……”

    “啊!”小雪惨叫。

    “把老二扔进了河里……”

    “啊!”刘星惨叫。

    “把老三也扔进了河里……”

    “啊!”小雨也惨叫。

    夏东海和夏阳十分满意警报对他们的惊吓效果。夏阳心中暗笑,心道吓唬吓唬你们也好,嘴上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明白了吧?老爸老妈的担心是有根据的!有些不该发生的事的确发生过,而且还可能发生!这不是说着玩,危险就在你们身边!医患纠纷,大打出手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孩子们吓得一阵哆嗦。

    警报教育卓有成效。

    孩子们一个个变得乖巧温驯,纷纷从野狮子过渡成小绵羊。只是他们的嬉皮笑脸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紧张惶恐。

    刘梅叮嘱说:“孩子们,一定得提高警惕,出门留神陌生人,要有人问你妈在哪儿工作,就说我是园林局种树的!”

    园林局种树的!孩子们心领神会。




    “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不要让陌生人进家!”夏东海说着,拿起一个看足球赛用的喇叭:“这就是咱家的专用警报!”说完,夏东海用力吹出“嘀——嘀——”的声响。

    夏阳最后总结,说道:“在路上一切小心,放学了就马上回家!”

    第二天下午,孩子们放学了。刘星接回小雨一同返家。尽管有哥哥在身边,可小雨仍忐忑不安地边走边往身后看。

    “哥哥,跟你在一起我没有安全感。”小雨老实地说。

    刘星边走边说:“那你就好好学习吧,学成才将来就有实力雇保镖了。”

    刘星竟然能跟学习联到一块儿,小雨觉得哥哥成长了。胡思乱想着,小雨回头一望,立刻惊恐地一把拽住刘星。

    “后面有人跟踪!”小雨吓得面色惨白。

    “快跑啊!”刘星顿时慌了,扯着小雨头也不回地飞奔而去!

    后面的“跟踪者”胡一统走过来,望着刘星的去向满腹狐疑:什么意思?我儿子看见我就跑?有了新爹就不要旧爹了?他随即勃然大怒:“我胡一统绝不能这么罢休!”

    小哥俩狂奔回家,刘星用力关上门,小雨抓起报警喇叭“嘀嘀”吹响。

    刘梅、夏阳和小雪闻声赶忙跑出来。

    “有人跟踪我们!”刘星上气不接下气地叫。

    刘梅慌了:“几个?”

    小雨叫:“看见的一个!”

    “没看见的不知有多少!”刘星补充。

    “长什么样啊?”夏阳问道。

    “没看清,但看起来是个壮汉!”小雨说道。

    夏阳一惊,小雪母女俩慌了,立即乱作一团。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猛烈的敲门声。

    “妈!那帮人找上门来了!”小雨惊慌失措地扑进刘梅怀里。

    刘梅尽管也非常害怕,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安慰孩子们:“别怕,他们进不来!”

    胡一统在外面用力敲门:“再不开门我就砸!”

    “废什么话呀,这不已经在砸了吗!”刘梅气急败坏地叫。

    夏阳一愣,这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应该是……

    “老妈,刘星,好像是胡一统啊!”夏阳说道。

    刘梅和刘星一愣,这才听出确实是胡一统。

    刘梅火冒三丈,马上拉开门,吼道:“胡一统!你跟着捣什么乱啊?”

    “甭冲我嚷嚷,我还没问你呢!”胡一统叫道,“你给我们父子使了什么离间计了?”

    “离间计?你喝多啦?”

    “我儿子他老远看见我就跑,是你教唆他喜新厌旧?可我这旧爹是亲爹,当上就是终身制!”胡一统恼羞成怒。

    刘梅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没好气地说:“你来得不是时候,孩子把你当坏人了,认倒霉吧。”

    我像坏人吗?胡一统差点没跳起来!

    趁胡一统还没有跳,夏阳及时抓起报警喇叭吹出“嘀——”的一声响,说道:“胡叔叔,这一响儿是我们家的专用警报,我告诉您是怎么回事。”

    于是夏阳和刘星赶紧上前,二人一唱一和,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清清楚楚跟亲爹说了。

    胡一统搓着双手,显出好事者的兴奋来。他朝前妻点头哈腰:“刚才错怪你了,对不起啊!

    “行了行了快走吧你!”刘梅不耐烦地挥挥手。

    胡一统感慨地说:“你可真够背的。赶上这患者家属有一大群,还壮男居多,打起来你也不是个对手啊!

    “你这是安慰我吗?”刘梅顿时火冒三丈,毫不留情地把胡一统赶了出去。

    ……

    晚餐时,气氛非常压抑。只有夏阳一个人在大口大口的吃饭

    夏东海强颜欢笑道:“孩子们,妈妈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努力吃啊!你看看人家小阳吃的多开心啊!”

    “没胃口。”小雪心事重重地说。

    “连鸡翅都不觉得香了。”刘星紧张兮兮地说道。

    夏阳无奈一笑,说道:“还是吃吧!不然没力气啊!”

    小雨倒是平静,“我可要多吃一些。”

    刘梅煞是欣慰:“还是小雨和小阳心态好。”

    “因为,这可能是咱家最后的晚餐。”小雨“平静”地补充道,夏东海刘梅大吃一惊。

    小雪叹息道:“要是遭遇突发事件,咱们家吃饭的人就不全了,‘把老大扔进河里’……

    “‘把老三扔进河里’……”刘星叹息。

    “‘把老四也扔进河里’!”小雨悲伤地吸吸鼻子。

    “这,这……”夏东海刘梅愣住了,夏阳叹了口气,说道:“这危机意识教育过头了!”

    正在此时,电话铃声响彻而起,三个孩子同时惊跳起来!

    “坏了,全成惊弓之鸟了。”刘梅吩咐,“刘星,接电话!

    刘星战战兢兢地去接电话,刚听了一下,便惊恐地扔下话筒。“陌生人!男的!听起来是个壮汉!”刘星朝全家人喊叫。’

    小雪惊恐万分:“恐吓电话!”

    小雨马上抄起报警喇叭吹出高声:“嘀——”

    刘梅吓了一跳,急忙抓起话筒:“喂?”她立即放下电话,惶然对夏东海说:“真是个男的!”

    刘星抢过喇叭吹出更强音:“嘀——”

    夏阳摇头苦笑,拿起电话说道:“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往我家打电话?噢,是您……刚才是老妈接的电话,刚才的刚才是刘星接的……”不过此时电话挂断了。

    “到底是谁呀?”刘梅忍不住问。

    夏阳没好气地说:“爷爷!”

    “啊?”夏家五人都是愣住了。

    很明显地,夏家的危机教育似乎过头了,孩子们全都神经过敏了。

    夏东海、夏阳和刘梅经过紧急磋商,一致决定:立即向三个孩子们宣布,夏家警报解除,从即日起恢复正常状态!

    另外,夏阳还从自己的线报那里得知一个消息,那位老太太,似乎已经醒了……

    “我正式宣布——”晚上,夏东海站在孩子们中间,庄严肃穆地说,“从现在起……”夏东海的“咱家警报解除”还未来得及说,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把全家人吓得魂飞魄散!

    来了?仇家真的来了?

    “救命啊!”孩子们惊叫,纷纷逃窜。

    夏阳大叫道:“不要慌,不要慌!外面是谁?!”

    门外传来胡一统的喊声:“开门啊,是我!刘星的亲爹!”

    全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开门之后,胡一统拉过刘星说:“我想过了,我儿子留在这儿不安全,我得把刘星领走!”

    领走刘星?大家面面相觑。

    刘星吞吞吐吐的:“这,这合适吗?

    “没什么不合适的。”胡一统说完,扯起刘星就走。

    小雨悲伤地掩面哭泣:“oh, no!”

    夏夏东海欣慰地说:“舍不得哥哥走是吧?真是兄弟情深啊!

    谁知小雨却痛哭流涕地说:“哥哥这一走,往河里扔完老大和老二就直接扔老四了!

    夏东海一阵尴尬,咳嗽了一声。

    刘梅愤愤地说:“胡一统你太讨厌了!没你的事你跟着瞎搅和什么呀?”

    “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反正我得带儿子离开你这是非之地,万一闹事的找上门来就晚啦!”胡一统边说边扯着刘星拉开大门。不料大门被打开的瞬间两名壮男竟大步跨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那患者的家属!

    “啊?真来啦?”胡一统立即放下刘星,转眼逃得无影无踪,夏阳则赶忙上前,挡在小雪身前。

    夏家全家人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只见两名壮汉已变魔术似的从背后亮出一束鲜花来,恭恭敬敬地献给刘梅:“刘护士长,我们是来赔礼道歉的。”

    赔礼道歉?全家人张口结舌。

    壮男抱歉地说:“是我们错怪了您。老太太已经醒过来了,她说您照顾她比亲闺女都好!”

    刘梅双手捧着鲜花,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夏阳听了这话,松了口气,心道这才算事儿,危机终于解除了。

    一时间满天乌云尽散,一家人欢欣鼓舞起来。

    这时,胡一统狼狈不堪地从餐桌后的藏身处“冒”了出来,不好意思地看看大家。大家一时忍俊不禁,哄堂大笑!

    ※※※

    请各位关注我朋友的小说《春.色都市情》和《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

    求打赏、月票、票票、鲜花啊!谢谢

    求票票,鲜花,谢谢!

    本书群号:171258944

    二群群号:102337548

    本人qq:372272167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