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中国不差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四叉八仰地躺在床上,张小凡想着自己前世失败的人生,不管是学业、事业、家庭都没有拿得出的,在后世那种纸醉金迷,yu望横流的社会,他已经被永远打上了d丝的标签。

    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来的会,那么张小凡就决定过一次不一样的人生,胡思乱想,他不知何时已沉沉睡去。

    开着老爸保养很好,差不多有八成新的帕萨特,张小凡觉得挺拉风的,作为重生者,他有太多太多的优势,虽然很多东西只是依稀记得,并不具t,但是年度大事、政策走势、国际风云和大腕人物可都在张小凡脑袋里面装着,只要顺势而为,很多事情做起来肯定风生水起。

    张小凡刚从生的时候,说句实话他是愣了好j天才回过神来,但是接受了重生的现实,张小凡开始改变心态,不管g什么都行,宗旨就是围绕一个“钱”字,其他说再多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实实在在,能让人有安全感,活的有尊严的东西。

    由于年龄、社会关系、人脉络的限制,张小凡现在是空有一肚子想法,但是却施展不开脚,想要当一个欺男霸nv的富二代,那就必须让张琪成为富一代,而且是巨幅那种。

    包工头也有春天,台湾首富郭台铭不就是台湾最大的包工头么?富士康被他发展成一个多么巨大的怪物,简直已经到了无法让人想象的地步,所以包工头怎么了?包工头也有出头天。

    说一千道一万,如何让张琪改变思想观念,让他从一个包工头朝着企业家的方向发现,是现在的首要任务,张琪现在里的活,是泾浜水库的防洪堤,通过关系从水利局长的里拿来的。

    工程不负责,质量马马虎虎就行,尾款也好收,这j年张琪就靠着水利局的关系,一步步发展起来,成为当地一个也算是圈子里大家都认识的小老板。

    可是成也萧何败萧何,张小凡记得很清楚,水利局是秋后的蚱蜢,没j天好蹦了。

    1998年夏季,国南方普降罕见暴雨。持续不断的大雨以b人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压向长江,使长江无须臾喘x之地经历了自1954年以来最大的洪水。洪水一泻千里,j乎全流域泛滥。加上东北的松花江、n江泛滥,国全国包括受灾最重的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四省,共有29个省、市、自治区都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受灾人数上亿,近500万所房屋倒塌,2000多万公顷土地被淹,经济损失达1600多亿元人民币。

    抗洪救灾过后,央直接下达指令,追究责任,张琪幸运地没有承受刑事责任,但是却因为承建方被国家调查,导致没有收到垫资款项,还有工人的工资,前前后后j百多万的家底全部赔进去,至此事业和身t都被整垮了。

    跟着张琪跑了大半天,张小凡看着老爸好不容易收回来的二十万工程款,一脸无语,这点钱只够工人的工资,连材料费都不够,下面的活还怎么接着做?

    以前因为并没有多接触老爸的工作,张小凡自然不理解,于是问道:“爸,工程款不好收吗?活都g了分之二了,他们的钱给了五分之一有没有?”

    对于张小凡这种突然间蹦出来的喜欢在说话的末尾加个“有没有”的习惯,张琪已经渐渐习惯了,他一脸苦笑,叹了口气道:“小凡,你以为账那么好收?哪次找他们收工程款我不是好话说尽,陪着笑脸,这年头最不好g的就是收账的活。”

    做人不能太实诚,特别是生意人,张小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问道:“那这些钱你准备怎么办?”

    张琪耸了耸肩,声音无奈道:“还能怎么办?把工人的工资结了,剩下的钱打给供货商,不够就去银行贷点款,答应人家的事情总得做到。”

    张小凡一脸被打败的表情,果然是老爸的作风,不拖不欠,但是这可不是一个生意人该有的作风。

    “你这么做不太好吧?”张小凡边在十字路口踩下刹车,边盯着红灯倒数读秒,“这年头哪个工地是你这样的,就连按季度的都很少,一般都是工程完了才给钱的。”

    张琪没想到儿子竟然还知道这个,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你看看那些打工的,大家家里都不容易,家里的老婆孩子还指着这钱过生活呢,要我扣着他们的钱,这种事我做不来。“

    张道:“爸,这个工程g到现在,钱才结了这么点,其他都是家里垫的吧?现在这二十万连个零头都不够,你给工人发了工资,供货商那边怎么办?真的去找银行贷款?贷款可是要算利息的,j十万不是小数目,这样一来二去,工程岂不是不白g了?都是给银行打工了。”

    张琪听了儿子的话,眼掠过思索之se,眉头不经意皱了起来,这些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虽然收账结尾款不容易,但是好歹是公家单位,赖账什么的事情还没有遇到过,张琪就压根没有往“利息”两个字上面想,找银行贷款要给利息,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可是现在听张,简单心算一下,张琪心里咯噔一跳,这利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张小凡看到张琪沉默不语,他在绿灯亮起的同时发动汽车,继续说道:“爸,其实大家都这么g,你却偏要破坏规矩,当面人家说你实诚,背地里还指不定如何说你呢!”

    “那你说怎么办?”张琪脸se数变,有些迟疑道:“我一直都是这么g的,现在突然变了,工人要是闹腾起来怎么办?”

    张道:“爸,这也就你实诚。这年头里有粮心不慌,j个农民工还能反了天了?新规定出来以后,不想g的可以走人,这年头劳动力还不好找?国什么最多?人最多?别的工地为什么敢这么敢?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国不差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