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邻居家美.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晚上躺在床上,张小凡兴致bb地上和美nv瞎掰,9年这时国的互联刚起步没多久,上人数很少,现在的知名软件qq还有知名站“易、新l、搜狐”还没有成立,大家去的最多的是95年国第一家络公司“赢海威”的站,不过很可惜的是,2002年的时候因为经营不善,已经宣布破产了。

    说是兴致bb,其实就是苦作乐,9年络游戏在国还不为人知,络技术也有限,当时民除聊天室和bbs之外还流行玩一种叫d的游戏,俗称泥巴,也就是后来江湖聊天室的前身。

    当年络界最红的应该是iq软件,它是比较早的即时通信工具,是由两个印度人开发的,后来被美国一家公司给收购,也就是iq,现在qq的前身。

    当年最黑的黑马,如果指的是黑客的话,国的黑客从9年以后才刚开始,9年国络可以说还是一p净土。

    当年络的名人,美籍华人杨至远,他创办的yah,或者就是赢海威的总裁张树新nv士,不过她在98年,因亏损太大,被董事会强行辞退了。

    敲门声响起,张小凡正在聊天,头也没回,洗完澡的老妈在给他送宵夜过来,告诉张小凡下午打牌的时候梁韵儿阿姨的包丢在了他家,走的时候忘记拿了,叫他吃了宵夜给梁阿姨送过去。

    梁阿姨家就住在张小凡家马路对面,走路就过个马路,j乎两分钟时间都花不了。

    张小凡走到了梁阿姨家的门前,本来想按门铃的,结果下意识地推了一下门,居然推开了,原来大门没有锁。

    因为彼此邻里间已经很熟了,如果按门铃的话反而会吵醒她家养的j条狼狗,张小凡g脆就径直地走了进去,进了客厅,刚想喊梁阿姨,却听见了一阵呻y声。

    梁阿姨叫的好幽怨,她不停地在求饶。

    按说梁阿姨的老公现在应该在外地啊?难道是刚回来?刚回来就这样,他们可真够饥渴的,张小凡边想边蹑蹑脚的走到了卧室门口,透过门的缝隙,他看到了梁阿姨躺在床上,双被绑在了床头,x前柔软的丰满被一双大蹂躏着,两条穿着黑se格丝袜的美腿架在了男人的肩头,两只美脚在不停的摆动着,而那个男人跪在床上,埋头忙活着,每动一下都让梁阿姨发出一声幽怨的呻y。

    因为角度的问题,张小凡无法看见那个男人的脸,但是他感觉他不是梁阿姨的老公。

    就在张小凡疑h他是不是梁阿姨老公的时候,却听见了梁阿姨再度求饶,可是那个男人却根本没有理会梁阿姨的哀求,依旧不停地我行我素。

    梁阿姨不断的求饶,而男人却突然身t向前一挺,在一声低吼之后,足足停顿了有一分钟,然后才离开梁阿姨的身t。

    这个时候的梁阿姨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看着梁阿姨流泪,男人满脸堆笑的t舐着梁阿姨的眼泪说:“亲ai的,又不是第一次了,吃点y就没事儿了,呵呵,别哭了!”

    梁阿姨没有理他,依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男人给梁阿姨擦g净了身t后说:“亲ai的,今天就这样吧!我得走了。”

    “把我的解开了,钱在hu屉里,拿着钱你赶紧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梁阿姨的眼睛依旧在流泪。

    “好嘞。”男人再次亲了亲梁阿姨的脸颊,然后解开了梁阿姨双的绳子,就在他下床取钱的时候,张小凡看见了他的脸,原来他是村里一个老流氓陈桂兴。

    就算家庭和生活条件再怎么好,可是仍然有好吃懒做,惹是生非,好勇斗狠的人,陈桂兴就是这样的人。

    张小凡正纳闷梁阿姨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见陈桂兴已经取好了钱,准备穿衣f了,他赶紧退了出来,顺便把梁阿姨的包挂在了走廊的衣架上。

    回家之后,老妈问道:“就在街对面送个包,怎么这么长时间?”

    张小凡随口扯了一个理由道:“路上碰见了个老同学,聊了一会,才送的。”

    “哦!”杨珍没有在意,说道:“那赶紧洗澡吧!”

    张小凡点点头,回放拿了衣f进了卫生间。

    洗了个冷水澡,回到房间,张小凡重新开始上,可是一颗心却再也静不下来,

    这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在张小凡生命非常尴尬的事情,他梦遗了。

    高的一刹那,张小凡醒了过来,没有理会自己s漉漉的内k,而是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细细地回味刚才梦的场景。

    那个热情似火的nv人……那声如饥似渴的呻/y……想想就让他兴奋得浑身战栗。

    此时是凌晨点,窗外一p漆黑,张小凡换了条内k,低头看着沾上自己初次精华的内k,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床蹑蹑脚走进洗间。

    张小凡小学的时候就在录像厅里混了,初二的时候第一次梦遗,现在已经轻车熟路了,对这种事情早有心理准备,丝毫都没有觉得惊慌。

    虽然是正常的生理现象,张小凡却是不好意思让妈妈再给自己洗内k了。

    刚放进水揉搓了没两下,洗间的门突然被推开,张琪疑h地看着他,说道:“小凡,半夜不睡觉洗什么内k?”

    “那个……爸爸……我……”张小凡破天荒地忸怩起来,向来口无遮拦的嘴到这里突然有点说不出口了。

    张琪却瞬间明白,呵呵地笑起来,扭头对亮起床头灯的主卧室道:“不用担心,是咱们儿子长大了。”

    “啊?”卧室里一个迷糊的声音传出来,接着传来一声更大的,“啊?”

    秒钟后,穿着睡衣的杨珍跑出来,在张小凡脸上观察半天,说道:“儿子,你梦遗了?”

    老妈,有你这样问的吗?张小凡满头黑线,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都这么大了,梦遗也正常。”张琪在旁边说道。

    知道儿子不好意思,张琪和杨珍回了房间,留下一脸“悲愤”的少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