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三观要不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张琪去了工地,宣布新的规章制度,工资等工程完后收到工程款的时候再行结算,没有想象工人闹事的情况出现,j声质疑也因为张琪一句如果不愿意g的人可以马上结算工资走人而彻底偃旗息鼓。

    看着默默接受新规定,选择继续留下待在工地g活的那些工人们,张琪有种深深地疲倦感觉,原来这些年自己在别人眼就是一个烂好人。

    晚上回家的时候,张琪喝的已经不省人事,看张丈夫和儿子带着一身酒气回家,杨珍脸se不善,正准备发作,但是听过张了今天工地发生的事情后,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其实这些年杨珍早就对张琪的这种做法颇有微词,但是因为毕竟是男人当家做主,而且她一门心思都在管教儿子上,那个时候的张小凡已经不能用调p来形容,各种无事生非,磨p造痒,处在清楚叛逆期的孩子在外面惹了一pg麻烦,所以对于张琪事业上的动作,杨珍只是偶尔提过一两次,但是事后都不了了之,她见丈夫没有听进去,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张小凡竟然这么能g,两天就让张琪改变了想法,但是杨珍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喝酒。

    对于hu烟和喝酒,很多人都ai挂在嘴边的唠叨是hu烟伤肺喝酒伤肝,但是不hu烟不喝酒,在社会上怎么混?你怎么和别人套近乎应酬做生意,还以为是学校象牙塔里些写论做实验呢?

    张琪的这种改变是张小凡乐于见到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现实而残酷,上一世他因为家道落,唱尽人间冷暖,这一世他不愿意再尝一次,这种痛苦张小凡不愿意再经历第二次。

    第二天起来,宿醉的张琪在家休息了一天,然后就振作起来,毕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经风历l闯荡过来的,生活还要继续。

    通过这次事情以后,张琪对张小凡的看法彻底改变,知道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张琪把儿子当成一个成年人一样来对待,很多事情都不再瞒他,而是听取张小凡的意见,和他商量着做。

    又跟着张琪跑了两天去水利局收工程款,求爷爷告nn的,明明要的又不是他s人的钱,可是对方却死扣着不放款,虽然嘴里答应了,但是口头答应和真的选项到账,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天,张小凡忍不住想要骂娘了。

    这一天,张小凡终于忍不住了,他对又一次款无功而返的父亲说道:“爸,咱们这样天天跑也不是个事儿,不如想想别的办法?”

    张琪一愣,问道:“什么办法?”

    “我们g脆那个水利局里的项目负责人自己去局里收款,他们都是一个单位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收款总比我们容易。我看好j个要钱的人都是这么g的,不如我们也这样g。”

    “那些家伙?”张琪冷哼一声,摇头道:“十万的工程,拖延工程进度,隔差五的追加预算,最后愣是可以弄成一百万,你说他们g的那叫什么事儿?这种占公家便宜的事情,我做不来。”

    看着脸带不屑,语气轻蔑,一副正儿八经摸样的张琪,张小凡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不是顾着老爸的面子,他很想说,人家这才是生意人该做的事情,而老爸你做工程能够挣到钱,当年凭着一g子冲劲下海,现在仍没有被b得破产跳海不得不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张小凡有种被彻底打败的感觉,换了别人这样说的话,他肯定早跳起脚骂傻b了。

    深吸口气,张小凡尽量让自己保持平静,语气不疾不徐道:“爸,你想想,我们现在之所以能有活g,那是因为你和水利局长有关系,上面发了话,下面自然很快就把事情给办了,但是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局长又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办事的都是下面的人,你把r吃了,连汤都不给人家喝,别人心里还指不定怎么记恨你呢!但是万一要是局长调任了或者退了呢?再说了,追加的预算又不是哪个s人的钱,那是公家的钱,国家会在乎那么一点钱吗?你知道我们国家一年的公款吃喝是多少钱吗?我告诉你,是四千个亿,与其让那些当官的吃了喝了,最后变成一堆大便拉了,还不如拨给我们g点实实在在的事情。爸,你现在已经不是在部队了,你已经退伍了,这年头只要能挣钱就行,其他的别想那么多。”

    张琪听了张小凡的话,皱着眉头道:“钱是好,单也要挣得光明正大,昧着良心挣钱的事情我不做。”

    张小凡摇头苦笑,老爸的思想观念还停留在五讲四美,学雷锋树新风那个年代,但是社会早已经发生改变,纸醉金迷,物yu横流才是当今社会的本质。

    “爸,没人让你昧着良心做事,追加了工程款,我们可以挣得多一点,工程负责人那边也可以得到利益。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我们可以把工程做好一点,质量上不含糊。现在做生意将就一个互利互惠,大家心知肚明。你如果还坚持原来的做法,一旦没了局长的关系,谁愿意拿工程给你,到那时我们家只能喝西北风去。”

    张琪沉默hu烟,j次张嘴,可是最终都没有说出什么,张小凡能看出他的迷茫和挣扎,他是一个观正直的人,但是想要做一个合格的商人,必须观不正。

    张小凡能从父亲眼看到他的迷茫和挣扎,t会他的痛苦,但是这种痛苦是必须的,这是生命必须承受之残酷。

    张小凡默默看着闷头hu烟的张琪,心里同样不好受,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挡在父亲的身前,撑起这个家,但是因为年纪的关系,这个家暂时还必须由父亲挑大梁。所以张小凡必须要让父亲明白,商场如战场,丛林法则,弱r强食,不想被人吃掉,就要先一步吃掉对方。

    拍了拍父亲的肩膀,张小凡陪着他一起hu烟,在吞云吐雾,他的眼神坚定,虽然不知道未来自己为走哪一条道路,但是张小凡知道,在他脚下必定有许多被踩下去的垫脚石,其最大的一块就是他的良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