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不喜欢那一型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张小凡只是一个后世很普通的要电话的举动,但是落在夏达眼,却完全成了想要进一步发展的暗示,搞的人家小姑娘满脸通红,尤其是注意到曹蒹葭似笑非笑的眼神,更是连再见都来不及说,就慌慌张张地回家了。张小凡一路把汽车开得飞快,他不是炫耀车技,而是避免曹蒹葭一个劲地打趣,不就是要个电话么?还是家里的电话,至于把自己说成对人家有什么非分之想似的么?就算有,也是对……咳咳……就算某nv脱光衣f,他也不会看一眼的,张小凡深信。

    汽车停在曹蒹葭家门外,她终于收拾表情,现在的曹蒹葭又摇身一变成了nv王,下车的时候,她突然凑到张小凡眼前,道:“小凡,我知道你是很聪明的,争取考上大学,考到姐的母校来,咯咯……学校里全是姐的传说……”

    “我……”张小凡张口yu言,他连高都不想读了,何况是大学?

    “我记得你小时候总嚷着要和我一起上学。”曹蒹葭笑了,眼神清澈而透明,如那琉璃。

    张小凡觉得此时曹蒹葭的声音分外温柔,有种冰山泉水,浸润心脾的感觉。

    没想到小时候的事情,曹蒹葭还记得,而且这个时候说出来,前世的时候,张小凡可不记得曹蒹葭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那时的他自尊心太强,因为家庭的原因,感觉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曹蒹葭,后来虽然她主动找过自己,可是张小凡都故意躲开,对她避而不见,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很混蛋啊!要不是曹蒹葭被自己伤了心,她说不定不会出国的,毕竟一个nv孩子独身在外,隔家万里。

    “你都毕业了,我考到你的母校我们也没法一起上学啊!”张小凡心里其实挺感动的,自己当年随口戏言,小孩子的话哪里能当真,但是曹蒹葭竟然真的记在心里,如果不是心灵和神经足够强大的话,他怕是已经赌咒发誓保证完成任务了。

    曹蒹葭白了张小凡一眼,娇声笑道:“谁说不行啊?只要你能考到姐的母校,姐就考研陪你读大学。”

    “真的?”张小凡一脸不能置信地看着曹蒹葭,虽然知道有种东西叫做在职研究生,就是你读研究生,单位帮你j学费,你保证毕业以后,在单位工作,多少年内不能辞职那种,但是曹蒹葭为了自己的一句话就去考研,他还是有点身在梦的感觉。

    曹蒹葭伸出指,在张小凡脸上捏了一下,笑道:“少年,好好加油吧!可别说我不给你会哦!”自己以前好像除了说想要和曹蒹葭读同一所学校,一起上学外,好像还说过,将来长大了要娶她做老婆的,因为当时在孩子的心目,q子对丈夫总是很温柔的,就像母亲对父亲,金阿姨对曹叔叔,张小凡那时候就像,如果自己长大娶了曹蒹葭当老婆,她就不会总是欺负自己了吧!在儿时的张小凡心,曹蒹葭当了自己的老婆,就好像孙猴子戴上了紧箍咒,再也不敢弹自己的小了。

    “蒹葭姐,你,你不会是开玩笑吧!”张小凡强忍着曹蒹葭的指捏在脸上,从她指尖带来的那种s麻感觉。曹蒹葭松开指,没好气道:“人家当然是真的,你看我的表情多么严肃认真,骗人这种事情姐从来不做的,所以你好好努力吧!”

    张小凡听了曹蒹葭的话,神情甚是古怪,低声嘀咕了一句:“你不骗人才怪,以前说什么弹会长身高,害得我被老爸笑了好j年……”

    曹蒹葭俏脸一红,嗔怪地瞪了张小凡一眼,似乎是在怪他在nv孩子面前说这种话太不注意了,但是天地良心,张这话的时候,眼里压根没有nv孩子,有的只有那个堪称童年y影的nv魔头。

    “那……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曹蒹葭难得一次在张小凡面前表现出进退失据地样子,想到自己刚才说的其实也是小时候的事,她心里不禁有点恼火,急忙转移了话题,“还有,你要对妮子好一点,知道吗?这年头,像她这么静可ai,听话乖巧的nv孩子可不多,错过了姐真为你的终身幸福捏把汗。”张小凡狂翻白眼,嘴里脱口而出道:“我不喜欢那一型的。”

    曹蒹葭闻言一愣,旋俏脸绯红,美眸狠狠瞪了张小凡一眼,骂了句“坏蛋”,说完转身跑开了。

    张小凡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说了句夏达不是自己的菜怎么就流氓了,想了半晌,终于没有发生那种想破了脑袋也没想明白的情况,他最后还是整明白了,原来自己说不喜欢夏达那类静可ai型的,也就表示他喜欢的是活泼开朗型,这说的不就是曹蒹葭吗?

    想明白事情的缘由,张小凡一脸无奈,nv人啊,总是喜欢先入为主,自以为是。

    其实,刚才张小凡真没多想,只是见话题引到了今天nv魔头安排的相亲nv主角夏达身上,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认真说起来,夏达这孩子真心不错,挺合他胃口的。hu了根烟,张小凡看见曹蒹葭的窗户亮了灯,至于什么隔着窗户,一个妙曼的倩影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他扔了烟蒂,发动汽车,绝尘而去。

    在小区停好车,给了守门的大爷一根烟,张小凡上了楼,刚拿钥匙打开大门,就看到父母坐在沙发上,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这是准备堂会审呐?张小凡本能地开始回想,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坏事啊!老爸心ai的茶具没有摔破,老妈的东西自己就更不可能碰了。

    同样是等了一整天,但是杨珍明显比张琪更沉不住气,没等张小凡换鞋走进客厅,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小凡,怎么样?”

    张小凡一时没反应过来,疑h道:“什么怎么样?”

    “nv孩啊!”杨珍见儿子傻傻的样子,恨不得一巴掌拍醒他。

    “nv孩?”张小凡重复了一句。

    终于,张琪也坐不住了,刚才装作一副在看电视的样子,但是其实耳朵早就竖起来了,不然电视里演的琼瑶阿姨的苦情戏,平时他从来都是不堪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