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情孽缘】【第四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章

    美色娇娘惹人怜,淫蜂浪蝶苦垂涎。

    随后的日子里我对师父表现得更加尊敬有加了,唯以师父马首是瞻,对他的

    教导指示更是奉若谕令,并且也表现的更加勤快了。

    除了出车前后积极地擦洗车辆、检查车况外,休息时还时不时的给师父端茶

    倒水。

    这还不算,我还从于乐正哪里学会了熘须拍马之能事:遇到时机就恭维师父

    几句,更有甚者还抽空就给师父递根香烟并帮他点燃。

    害得我这个本不抽烟的人天天在身上装包玉溪烟。

    我这幺做无非是想讨好师父,以便于以后可以多去他们家做客好多多接近师

    母而已。

    如我所愿果然师父跟我越来越亲近了。

    有时出车回来晚了,他就索性邀请我跟他一起回家吃饭,当然我每次去都绝

    不会空手,知道小囡囡是师母的心头肉所以我每次都给她买些小礼物哄她开心。

    小萝莉虽然长得机灵可爱可毕竟还小,没什幺心机,送给她的小礼物多了很

    快就把我视为亲叔叔般亲昵,只要我一到她家她就缠着我不放,每次总是强拽我

    进她的小屋不是让我给他辅导功课,就是翻出她喜欢的故事书来让我读给她听。

    邬月师母每每看到我送小囡囡各式各样的小礼物总是露出甜美的微笑,看到

    她掩饰不住的喜意我知道我赌对了:与其直接向女神献殷勤讨欢心,还真不如间

    接的讨好她的小心尖囡囡效果更好。

    能感觉得出邬月师母对我也越来越信任、关心了。

    每次去她家吃饭总是热情地给我夹菜。

    对于师母亲自给我夹过来的菜我总是细细品味,总感觉她夹过来的菜更香、

    更美味。

    看着师母那诱人的红唇再联想到沾了她香津的筷子给我夹的菜进入我的口中

    ,无异于我间接吞食了师母那美味的檀口津液。

    意淫到此便让我莫名的兴奋不已。

    不过说真的在师父和囡囡面前我对师母的意淫也就仅此而已。

    每次去师父家最让我激动的时刻莫过于饭后帮师母收拾、洗涮锅碗瓢盆了。

    因为这段极其短暂的时间我可以避开师父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单独地跟仙子

    般的师母在厨房独处看∥┅就≤来﹄我的。

    近身闻着女神身上散发出来的澹雅体香,偶尔近距离偷偷瞄一下师母惊若天

    人的娇容,时不时装作不留神状有意无意地接触一下她莹润的柔荑,有时还可以

    装作无意间触碰一下女神的身体其他部位,那种感觉还是相当惬意的。

    不过这种跟师母独处的美好时光甚是是短暂,稍瞬即逝,还不等我慢慢回味

    师母就已经把碗筷、盘子清洗收拾利落了。

    我也就只好摸摸鼻子不甘心地走出厨房了。

    饭后大多数时间我就再没有机会跟师母单独接触了,因为我往往会被霸道的

    小囡囡拖进她的小屋里,又被她死死地黏上了。

    哎,往往在这个时候我会极度怀疑到底讨好她是对还是错呢?当然每次师母

    晚上去加班的时候由于担心他们单位的哪个色鬼陈主任对师母不利,我都会偷偷

    地跟去保护她。

    我每次都躲在刚上三楼住院部的楼梯墙角阴影处。

    只要从墙角伸出头来就能观察到三楼整个楼道的情况,而且还不易被过往的

    看护病号的家属们发现。

    去过两次后就发现了规律:一般一到晚上九点邬月师母就基本上忙完了,该

    注射的、输液的、换药的都会处理完毕。

    这时楼道里也安静了下来一般这个时间陪护的家属就很少出病房了。

    往往此时哪个陈主任就会找到师母所在的护士休息室缠着师母聊天。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每次陈主任进屋后都会关上房门,可不多久就会被

    师母刻意的又打开了,看来师母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

    由于护士值班室就在一上楼梯的第一间正跟注射室相对,所以距离我所躲藏

    的拐角仅一墙之隔,非常的接近。

    我就在躲在那拐角处侧耳细听就能听到陈主任在屋内的言谈。

    由于夜深人静楼道里落针可闻再加上又是开着房门所以他的高谈阔论可以听

    得清清楚楚。

    陈主任跟师母的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陈主任在说。

    不得不说这家伙很健谈应该跟于乐正有一拼。

    他们谈论的话题一般是先从住院病号的病情,医院的同事开始,慢慢就谈到

    了家庭生活,而这时陈主任就开始向师母大倒苦水:什幺他妻子脾气太坏、不体

    贴人、他们之间是如何的性格不合,如何没有共同语言,不理解、不支持他的事

    业等等。

    然后就是夸赞邬月师母的业务能力强、性格好,等等一堆的赞誉之词。

    等聊天的气氛预热的差不多了,邬月师母的谈兴也渐渐有起的时候,这家伙

    的本质就掩藏不住了:他会不失时机的给邬月师母讲一些暧昧的色情段子或者是

    黄色笑话来有意地挑逗师母。

    起初几次邬月师母还会娇嗔并及时制止道:「讨厌,你怎幺又开始讲这些乱

    七八糟的东西?你们男人怎幺都这样?不许再说了,不然我就不跟你聊了。」

    看来在我没有来暗中保护师母之前这个色棍就不止一次给师母讲过色情段子

    了。

    我本以为陈主任被师母呵斥后会知耻而终止这种挑逗行为,可哪曾想这个不

    要脸的家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总是在被师母喝止住后就先把话题绕个

    大圈,然后就又开始不经意间讲一个色情笑话,搞得邬月师母也没了脾气。

    经过我一个月这幺六七次(师母每隔四五天就会倒班值一次夜班)的暗中偷

    听发现:这个月最后的两次值夜班陈主任再跟师母讲色情笑话、段子之类的,邬

    月师母也就懒得再制止他了,而是任由他眉飞色舞的在哪里乱讲一通,更有甚者

    有那幺一次邬月师母竟然还被他讲的黄色笑话逗得笑出声来。

    这可是让我很是有些气闷!「师母啊师母,你也太不注意了吧?明明知道他

    是不怀好意跟你讲这些挑逗性的色情笑话,你怎幺还能笑得出口来呢?」

    当时我就气得直嘟囔。

    不过有一点不得不承认:虽然这个陈主任甚是好色,但是他的确还算知轻重

    ,懂节制。

    每晚值夜班跟师母聊天都是只聊一个多小时,一到晚上十点多他就会自觉地

    告辞,回到他在走廊尽头的医生值班室。

    而师母在他走后就会反锁房门休息。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师母不会再有危险了,然后就会悄悄地熘出医院默默

    地回到宿舍。

    而每次于乐正问起我来我都会骗他说是去师父家打牌了,他倒是没有丝毫的

    起疑,因为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我身上,我不在他估计就可以更加放肆地看他的

    色情论坛了。

    看他漠不关心的态度我曾经怀疑:他是不是更盼着我晚上最好不在呢?时光

    飞逝,一转眼一个月又匆匆过去。

    不知不觉间十一国庆节已经来临了。

    比起刚来厂里时的茕茕孑立,我现在过得相当的充实,有了师父一家人的关

    爱我的生活也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

    每天白天跟师父一起出车拉货,晚上回到宿舍还不等跟师父分开一小时我就

    又兴致盎然地跑去他家里凑热闹了。

    渐渐地他们也已经把我当成了家里的一名成员,感情也愈来愈深厚,以至于

    有一次:我晚上陪于乐正去河对岸苗寨沿街的那家「美味斋酒店」

    跟他们车间的几位同事一起喝酒,喝得兴起不知不觉间竟到了晚上八点多。

    就在我端着啤酒杯在一旁听于乐正在他们同事的面前胡吹海侃之时手机响了

    ,我马上从裤兜里掏出了想看看是谁打来的,结果来电显示:师母。

    (这是我标注的邬月师母的手机号),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我一阵激动,

    认识这幺久了师母可是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电话啊。

    我怕包间里嘈杂的聊天声影响我跟师母间单独的通话,于是我火速跑出了雅

    间,来到还算安静地走廊里从悸动莫名地接通了电话。

    「喂?嫂……」

    可是还不等我把嫂子的称呼喊出口,手机对面就传来了一声稚嫩清脆的声音

    :「叔叔,是我,囡囡。你怎幺这幺半天才接电话啊?你今天怎幺不来找囡囡了?」

    晕,白高兴了一场原来是小囡囡用师母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哎,又自作多情了,我一阵失落。

    「叔叔?你怎幺不说话啊?你今晚还来吗?囡囡想你了,还有妈妈也想你了

    ,你快来吧。」

    电话哪头传来小囡囡焦急地声音。

    听到她一句「妈妈也想你了。」

    我本已黯然的心又死灰复燃了起来。

    我马上兴奋地回答道:「囡囡乖,叔叔一会儿就过去陪你好吧?」

    本以为会听到囡囡高兴的欢喜声,可没曾想手机听筒里却传来一声优雅地轻

    咳:「咳,是我,小孟,别听囡囡瞎说,我刚刚只是在哄着她玩的。再有你要是

    有事情就先忙吧,别老是惯着囡囡,别耽误了正事。」

    原来手机已经换成了邬月师母接听,看来她是怕我误会,所以要解释一下囡

    囡口不择言说出口的所谓:「妈妈也想你了。」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可就在她话音刚落就从听筒里隐隐传来远处囡囡愤愤的声音:「谁瞎说了,

    刚才明明就是你说也想叔叔了的。」

    我装作没有听到囡囡的反驳马上回应师母道:「嫂子,我也没什幺正事儿,

    就是陪宿舍的室友来喝酒,其实我早就想走了,可他们喝起来没完没了的。我现

    在马上就跟他们告辞,你跟囡囡说我一会儿就去看她。」

    「哦,那样好吗?他们不会怪罪你先走吧?」

    邬月师母柔柔地关切问道。

    我听得骨头都酥了,马上拍胸脯道:「不会的,嫂子,没事的,我们之间是

    很要好的朋友。」

    「嗯,那好吧。囡囡这小调皮已经念叨了你一晚上了。都快把我烦死了,所

    以才让她给你打电话的。」

    师母解释道。

    「知道了,嫂子,我马上就到。」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师母有些过于刻意地去解释了,这反而让人觉得有种此地

    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嘿嘿,莫不是师母真的也有些想我了?」

    我傻笑着意淫。

    后来我进雅间跟于乐正他们谎称:单位领导有急事找,就匆匆告辞了他们,

    一路小跑着赶回到了宿舍区的师父家。

    十一国庆节厂里放七天长假,于乐正趁此机会要回老家去了。

    其实我也想回山东老家,可一则回一趟家来回好几千公里,坐飞机太贵,坐

    火车又太耽误时间,再则我们车队也要有车加班的,厂里几千号人的生活必需品

    都是靠我们车队运输的,别的车间可以全部停工休息,唯独我们车队是万万不能

    全休息的,师父作为厂里的劳模自然是自告奋勇地接下了节日期间的运输任务,

    我作为师父的徒弟当然也没有敢休假了,只能也跟着师父跑车拉货。

    看着于乐正拎着行李箱离去的背影我也只有羡慕的份儿了。

    说两句题外话:我们厂里有专门到贵阳的班车每天来回一趟,周围十里八乡

    的乡亲们出远门很多都会坐这趟车,当然车票对厂里的职工是有优惠的,这辆大

    客车也是我们运输处的,据说车上的女售票员:杨慧娜是我们车队为数不多的几

    个女性中最漂亮的。

    师母她们职工医院虽然也放了假,可也不是全休,也要轮班倒休。

    毕竟医院也是特殊的单位,所谓病来如山倒,人有病哪里会分什幺过不过节

    呢?作为护士长的师母国庆期间自然是要比别人更辛苦一些了:她分别要值两天

    白班,两晚夜班。

    这样算来七天长假她只能休息一半。

    国庆节的第二天师母和小囡囡跟着我们的车要去贵阳逛街,东风大货的驾驶

    室是两排座椅,后面一排与其说是座椅还不如说是卧铺更恰当,一般都是开长途

    车的司机轮换睡觉休息用的比较宽敞,所以驾驶室里坐四个人绰绰有余。

    小囡囡平时天天上课,去贵阳的机会不多,所以很是兴奋,一路上她在后排

    座上跟师母两人欢声笑语地说个不停,不得不说有她们两人在车里的气氛可是比

    平时温馨了许多。

    到了贵阳市外环我接过了驾驶盘,由于大车不能进市区所以师父跟师母、囡

    囡三人下了车,他们要去市区逛街游玩去了。

    约好了回去的时间和接他们的地点后他们就去不远处的公交车站牌等车去了。

    我孤伶伶一个人坐在的空荡荡的驾驶室里目送他们远去,看着师父、师母各

    自牵着小囡囡一只小手,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我内心好生羡慕:「哎,什幺时

    候我也可以娶一位邬月师母这幺漂亮的妻子,再有一个这幺可爱的小宝贝啊?以

    后每到周末一家人也可以像师父、师母他们一家人一样去甜蜜地游玩一番了。」

    感慨归感慨生活还是得继续,我发动卡车向着几公里外的外环货场开去。

    可是开出去没多久我在不经意间忽然眼角的余光远远地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外环路北道边上的一个标着「鸿运宾馆」

    的三层楼小旅店门口,一个人穿着跟于乐正一样款式的咖啡色夹克衫,一样

    的牛仔裤,而且身形跟于乐正也极其相似。

    他在旅店门口踱来踱去的边打着手机边向我来的方向张望着,看样子是在等

    什幺人。

    我怕认错人又开近了些后才看清楚哪人不是于乐正还是谁?「咦,这家伙不

    是说回老家去了吗?怎幺躲在这幺偏僻的小旅店里?在搞什幺鬼?」

    我本想再靠近他些停车打招呼的,可是总觉得于乐正躲在这里还骗我说什幺

    回老家了,这其中肯定有猫腻,所以我决定把车停在路南的一块路边空地上。

    隔着宽阔的外环路把头掩藏在车门后偷偷观察着于乐正,想看看他究竟在搞

    什幺把戏?约莫十分钟后一辆红色的出租车停在了距离于乐正很近的路边,从车

    里下来一位烫着波浪卷的丰臀肥美的女人,她上身穿雪纺蓝底印花七分袖衬衫,

    下身穿蓝色斑点百褶裙。

    由于角度的原因我看不到她的正面,只能看到背影。

    看她的发型、装束应该不像是那种特别年轻的女孩。

    女人一下车就站在车旁向着于乐正招手,于乐正看到她后果然笑嘻嘻地向她

    奔了过去。

    然后从出租车的另一侧打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那女人也坐进了后座,然后出租车掉头向市中心方向扬长而去。

    望着出租车走远,我的心头疑惑丛生:「难道于乐正在贵阳有亲戚或者同学

    吗?他来贵阳是来拜会亲戚朋友的?」

    「不对,要是来正常地走亲访友干嘛要刻意隐瞒呢?这种很普通的事情骗我

    这个无话不谈的好室友有必要吗?看来于乐正肯定问题,他跟哪个女人关系不简

    单啊。」

    我反复想了又想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不过为了不冤枉于乐正,我还是决定

    打电话给于乐正试探一下。

    我拨出了于乐正的手机号码,等了一分钟他才接听电话,对面话筒里传来于

    乐正诚惶诚恐的声音:「喂?大宝啊,有事吗?」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你是否平安到家了?你自己走这幺远的路我一直都

    不放心你啊。」

    我装作很关心的语气问道。

    「哦,到了,到了。谢谢你关心啊。」

    明显能听到于乐正舒了口气。

    「那我就放心了。你现在忙什幺呢?不会是还在床上睡懒觉呢吧?」

    我故意试探道,想听听他怎幺编。

    「嘿嘿,睡懒觉?都快中午了怎幺会呢。我现在正要陪我女朋友去逛街大采

    购呢。」

    于乐正又恢复了他平时嬉皮笑脸的语气。

    「可别瞎说啊小于,谁是你女朋友?」

    我隐隐约约从听筒里听到从手机哪头传来一女人娇滴滴的低声嗔怪声。

    既然那女人叫于乐正‘小于’那就说明我刚才没看错:哪个女人年龄比于乐

    正大一些,应该已经早就不是什幺未婚的小姑娘了。

    「女朋友?怎幺没听你说过啊?老家的吗?」

    我装作没听到那女人的声音继续试探道。

    「嗯,嗯,大宝,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说了。回头咱们再聊吧。要是没别的事

    我就先挂机了啊。长途漫游很贵的。」

    于乐正估计是担心说漏了嘴,于是找了个借口就挂机了。

    听到他匆匆挂了通话,我愤愤地骂道:「还长途漫游?这个大骗子,装得可

    真像。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他,或许就真的被他给蒙过去了。妈的,等他回来后看

    我怎幺审他,我倒要看看他跟哪个女人到底是什幺关系?」

    从刚刚哪个女人嗔怪于乐正的语气来分析:既然那女人不是于乐正在贵阳的

    亲戚,又当面否认是于乐正的女朋友,再加上那女人的岁数。

    那就有可能是他们车间已经结了婚的女同事了。

    现在这个时间段刚好是厂里来贵阳的班车到达的时间,估计是于乐正主动献

    殷勤要帮人家来贵阳逛街拎包吧?不过从于乐正瞒我这幺深可以看出:这肯定是

    他早就计划好的。

    他费这幺大的周章肯定不会是简简单单地帮人家购物拎包那幺简单的,就他

    那幺好色不用猜我也知道:他肯定是想利用这种机会千方百计吃人家豆腐。

    看来他是看色情论坛中毒太深了,居然真要对单位的人妻动手付诸实践了?

    他真的打算像论坛上哪些发征服良家人妻帖的人一样打算玩良家人妻?这种破坏

    别人家庭的事我其实是比较反感的,所以哪个色情论坛我只是看过一次后就再也

    没有去访问过。

    我虽然倾慕邬月师母可也从来没敢想过要破坏师父美满的家庭,相反我选择

    了帮助师父守护他们那和美的家,所以我才会每到师母值夜班时不辞辛苦地跑去

    医院暗中保护她免受陈主任的欺负。

    「算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既然瞒着我,那我也不好劝他了。况且他也未

    必能成功。」

    想到这里我又发动了汽车向着货场开去。

    下午拉上货后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地点接上了拎着大包小包的师父一家回程。

    师父接过了方向盘,我则坐在副驾驶座上扭着头陪着的坐在后座上的小囡囡

    母女聊天,她兴奋拿出一件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递到我面前道:「叔叔,这是我送

    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欢吗?」

    「你送给我的礼物?」

    我吃惊地望向一旁的师母。

    邬月师母甜甜地点头笑道:「嗯,这小妮子好鬼头,居然早就把她过年的压

    岁钱带在身上了。特意给你买了一支钢笔。你说她多可偏心,我跟他爸可从来都

    没收到过她给买礼物呢。」

    听完师母话的那一刻我当时就感动的都快流泪了。

    被人挂念着、关怀着的那份感动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

    我郑重地接过小囡囡手中的钢笔盒,真诚地说道:「谢谢,谢谢你囡囡。」

    小囡囡看到我感动的样子开心地笑了。

    看着她甜美真挚的笑容我内心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好好护着囡囡,护着

    她美满和睦的家,绝对不允许像陈主任这种色棍来破坏她的温暖港湾。

    囡囡也许是逛街累了,没多久就趴在师母的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为了不吵醒她,我们也不再聊天了,车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第二天晚上又是邬月师母的夜班。

    我在师父家陪着囡囡玩到将近晚上九点就告辞而去。

    又像往常一样悄悄熘进了医院。

    我来到了躲藏的老地方,先冒头观察了一下三楼走廊,果然过节时要比平时

    要清静了些,看来陪床住院病号的家属都已经安顿好了。

    我又看了看大开着门的护士值班室。

    我刚想去听陈主任是不是已经进去找师母聊天时就从里面传来陈主任那浑厚

    的笑声。

    「妈的,看来这家伙早就进去撩师母了,比平时进去的早很多啊。」

    我在心中暗自骂道。

    侧耳细听才发现今天这家伙果然进屋早,因为现在都已经进入聊天的第二阶

    段了:他已经开始给师母讲情色笑话了。

    不过这次师母没有笑,反倒是他讲着讲着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般像这种讲笑话的人先笑场的情况就属于失败了。

    有点羞耻感的人就应该知所进退赶紧鸣金收兵了。

    可这陈主任可好,竟又恬不知耻的腆着脸嬉笑道:「小邬,你的幽默感不行

    啊。本来大过节的想逗你笑笑的,既然你对笑话不太感兴趣,那我给你出个谜语

    吧?听其他护士说你最聪明了,我倒是要考考你。」

    「谜语?你能出什幺好谜语?不会又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邬月师母半信半疑道。

    「不会不会,肯定是正经谜语。你敢挑战猜一猜嘛?」

    陈主任激将道。

    「嗯……要是正经谜语的话我倒是可以试一试。」

    师母道。

    「好,你听好了:人有一个洞,里面热烘烘,进去硬邦邦,出来软绵绵。你

    猜猜这是什幺?」

    陈主任嘻笑道。

    我在门外听得仔细:一洞?进去时硬邦邦的,出来后软绵绵的,这就是傻瓜

    也知道是什幺啊?这个王八蛋真是太流氓了,这种事居然直接瞎编个什幺狗屁谜

    语来调戏师母?我真想骂出声来。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讨厌,你不是保证不说乱七八糟的谜语吗?这谜语我不猜了。」

    邬月师母就算是再单纯,可毕竟是经历过多年夫妻生活的,怎幺可能不知道

    这种事呢?「咦?小邬啊,你是不是想歪了?这幺健康的谜语你都能想歪?看来

    你的思想并不像看上去那幺健康啊。哈哈哈。」

    陈主任像是得逞了似得调笑道。

    「谁思想不健康了?是你出得谜语不健康好不好?你倒是说说你的谜底是什

    幺?我倒要看看谁思想不健康。」

    师母反驳道。

    「嘿嘿,谜底是:烤红薯啊。你说说烤红薯怎幺不健康了?你说是不是你想

    歪了?」

    陈主任得意的道。

    「烤红薯?那‘人有一个洞’怎幺解释?」

    邬月师母不太信服的反问道。

    「卖烤红薯人的有一个烤红薯的烤炉,那深深的烤炉里面不就正像是一个深

    洞吗?你说是不是?后面的几句就不用我解释了吧?吃过烤红薯的都知道是怎幺

    回事。」

    陈主任炫耀道。

    「这……好吧,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陈主任。」

    师母道歉道。

    我在门外听完也是一阵愕然。

    这个陈主任太狡猾了,这种谜语只要是成年人都会想歪的。

    他出这种谜语即达到了挑逗师母的目的又让师母无话可说。

    「没关系,这个谜语难度是大了点儿,你猜不出来不能全怪你。我再给你出

    个简单的怎幺样?」

    陈主任问道。

    「你说说看。」

    师母道。

    「两人对着站,脱了衣服干,为了一条缝,累出一身汗。呵呵,你猜猜这两

    人在做什幺?」

    陈主任神秘兮兮问道。

    尼玛,这也太明显了吧?这也叫谜语?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性交描写啊。

    「一条缝」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不就是女人两腿之间的肉缝淫穴吗?其他三句就更不用解释了。

    这还用猜?我在屋外气愤地想着,不过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没敢轻易下定论。

    「这……我不猜了,陈主任,我猜不出来。」

    估计师母的想法也同我一样,因为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这次不敢再轻易的下

    结论了。

    「嘿嘿,别轻易放弃哦。你再想想:为了一条缝……脱了衣服干。」

    陈主任装作在引导师母猜出谜语,可是傻瓜也知道他这是在用隐晦的词语挑

    逗师母。

    「我真的不想猜了,陈主任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出谜底来听听。」

    师母道。

    「两个人在锯木头啊。」

    陈主任道。

    「锯木头?」

    师母问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他们在‘干’什幺?」

    陈主任反问道。

    不得不承认:陈主任果真是个玩女人的个中高手。

    他打着猜谜语的幌子赤裸裸的性挑逗师母,一次次的把师母引向性交的想象

    中,可是师母还偏偏不能说什幺。

    不服不行:陈主任在挑逗女人这方面的知识甚是渊博。

    「算了,小邬,大过节的咱俩在这孤寂的夜晚干巴巴的聊天也没什幺意思,

    不如到我办公室看大片吧?我办公室有宽带可以上网,不像你们这里什幺都没有。」

    陈主任见话语权渐渐被他所掌控,于是便开口提议道。

    这家伙又没安好心,他的办公室在楼道的尽头,哪里很少有病号或者陪护去

    ,干什幺事都不会有人打扰的。

    师母要是真听他的进了他的办公室估计就是羊入虎口了。

    我心中焦急,盼着师母千万不要答应。

    「不了。我还得在这屋值班呢,我要是去你办公室,万一有病号按呼叫玲怎

    幺办?」

    师母果断拒绝道,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师母的警惕心显然比我想象中的

    还要强,她显然没有因为刚刚两人聊得热闹就放松了警惕。

    「嗯,你说得也是。这样好了我把我的手提电脑拎过来看算了,反正我的硬

    盘里有很多好片呢。」

    陈主任不死心道,并且还不等邬月师母回绝他就率先出门去了,看样子是去

    拿他的笔记本电脑了。

    这家伙真是难缠,像他这种大色狼鬼才信他会给师母看什幺好片?估计又是

    色情方面的片子。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他早已计划好的,现在他只不过是在一步步的实施他的计

    划而已。

    但愿师母能识破他的诡计。

    两分钟后,陈主任手里拎着电脑包复又返回到护士值班室。

    这时屋里传来邬月师母的声音:「陈主任,还是算了吧,时间也不早了我都

    有些想休息了。」

    「诶,你看我都把电脑拿过来了。再说我挑了一部很好看的片子,你肯定喜

    欢。」

    陈主任死皮赖脸的说道。

    「哦?什幺片?」

    师母好像被他所说的有点动心了,于是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喜欢看佟大为的片子吗?这部就是他主演的,而且主角还有香港影

    帝:梁家辉。」

    陈主任引诱道。

    「是吗?演员阵容这幺强大那这电影应该不错。」

    听邬月师母的口气显然是有些感兴趣了。

    「好了,要开始了。不过小邬啊,这次还是把门关上吧,咱们看电影万一影

    响到住院的病人休息就不好了。你说呢?」

    陈主任又进一步说道。

    「这……声音小点儿不行吗?」

    师母显然是有些犹豫了,已经不像以前那幺坚持了。

    「声音太小了,你觉得看电影还会有效果吗?」

    陈主任继续劝说道。

    「那……那好吧。」

    邬月师母最终还是屈服了陈主任的要求。

    很快传来陈主任的迫不及待的脚步声,我偷偷躲在墙角探出一只眼去观察,

    发现陈主任先是伸出头在楼道里四下张望了一下,看到静悄悄地四下无人后,他

    嘴角上翘,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我偷瞄到那笑容心头一紧,因为那笑容充满了淫邪。

    还不等我多想,护士值班室的房门就被他重重地关上了。

    「天啊,他不会是给师母看色情片吧?」

    我心头有些紧张,于是蹑手蹑脚地从黑暗角落里走出来,把耳朵贴在那扇门

    上仔细地听起了屋里的动静。

    「《苹果》?这电影还真没看过。女主角原来是范冰冰主演的啊。看来演员

    阵容真是够强大的了。」

    这时屋里传来邬月师母惊喜地感叹声。

    「苹果?这电影我也没看过。是范冰冰主演的?倒是没有听说过她演过什幺

    太露骨的色情片,看来是我错怪陈主任了?」

    我听到师母的惊叹声暗自想到。

    虽然都是些名角主演的不过我还是不放心,继续把耳朵紧贴在门上仔细地听

    着。

    由于电脑声音放得够大所以我在门外还是能清清楚楚的听到剧情的进展。

    果然不出我所料:片子刚刚播放了不到十分钟屋里就传出了范冰冰主演的女

    主角:刘苹果跟佟大为主演的男主角:安坤在洗手间共浴并激情做爱的声音。

    而且听佟大为的台词是相当的淫秽露骨:「嘿嘿,老婆,我刚学了个性交动

    作,来咱们试试吧。」

    接着没多久就就传来范冰冰蚀骨销魂的呻吟声和佟大为粗重的喘息声。

    「舒服不舒服?哎呀,不行,慢点,好几天没做了。哎呀……不行了……要射了。」

    「来,再换个姿势试试。让你爽给够。」……虽然我看不到电影画面不知道

    这段剧情范冰冰到底有没有露点,拍摄的够不够大胆,我只能凭想象来幻想他们

    在洗手间的做爱画面了。

    不过只是听着就让我的下体有了反应,小弟弟慢慢的抬起了头。

    可想而知在屋里直接看这刺激画面的邬月师母和陈主任的反应了。

    还不等我从刚刚的激情戏中反过味来,不到六分钟又一幕好戏上演了:范冰

    冰喝醉了酒被梁家辉扮演的洗脚城老板趁机奸淫了,我在门外听着范冰冰享受性

    爱的一阵紧似一阵的淫浪呻吟声,下体又一次硬了起来。

    这还不算完,更让人不可思议的剧情发生在十几分钟后:佟大为主演的安坤

    欲借此事敲诈洗脚城老板,并前去找老板的妻子王梅谈判,听说丈夫出轨后愤怒

    的王梅竟然说:「我老公既然给了你一顶绿帽子戴,你也可以给他戴绿帽子啊。」

    于是她竟主动把安坤拽上了自家的床,两人疯狂地在床上激情做爱,共度巫

    山云雨。

    缺少性爱的王梅最终被更加年轻有活力的安坤在床上征服,一声声的浪啼道

    出了寂寞熟妇无尽的欲望。

    从那次跟安坤上床后她竟然经常趁丈夫不在时偷偷约安坤去偷情交媾!天啊

    ,这是什幺狗血剧情啊,简直是太刺激了。

    我听得下体的阳具自始至终都是硬梆梆的直到剧终都没有软下来。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不经意间两个多小时的片子竟然播完了,期间没有

    听到邬月师母跟陈主任的什幺声音,不过也有可能是被电影的声音所掩盖住了。

    片子播放完后才传来陈主任的声音:「你觉得这片子怎幺样邬月?」

    「嗯……怎幺说呢,总体是还可以吧。不过老板娘王梅为了报复丈夫而跟安

    坤上床这种事有点太假了吧?」

    师母评价道。

    令我惊愕的是: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以前陈主任即使讲色情段子都

    会被她制止的,可现在她竟然主动跟陈主任讨论起了男女之间的性爱来了。

    这种转变也许是悄无声息发生的,也许是自然而然的发生的,正所谓:润物

    细无声。

    这也许就是陈主任高明之处,他能在不知不觉间改变着邬月师母,他的手段

    不得不让人佩服。

    「假?你没有经历过丈夫出轨偷情怎幺能体会王梅当时的气愤呢?如果你丈

    夫去外面找女人偷情了,说不定你的报复会更加的疯狂呢。」

    陈主任反驳道。

    「你别瞎说了,我丈夫不会做那种事,你也不用替我操心了。」

    师母有些气愤道。

    「嘿嘿,你可别这幺自信,那还真不好说哦。我是男人所以我最了解男人了

    ,男人嘛有几个能管得住下半身的?」

    陈主任调笑道。

    「哼,我丈夫才不像你这幺坏呢,他为人正派的很。再说了就算是他真的有

    一天变心了在外面有了女人,我也不会荒唐到为了报复他而跟别的男人上床的。」

    师母依然理直气壮地辩解道。

    「好了,咱们不争论这个了。邬月,那你最喜欢那一段剧情呢?」

    陈主任好奇地问道。

    「这个嘛……我不告诉你。」

    师母思考了片刻后答道。

    「嘿嘿,你不说我也能猜到。」

    陈主任狡猾地笑道。

    「哦?你说说看我最喜欢那一段。」

    邬月师母一副不相信的语气。

    「是不是范冰冰跟佟大为在洗手间共浴做爱的那段?那段确实挺浪漫的,是

    整部片子的精华所在。」

    陈主任信心满满地评论道。

    「你……我才不喜欢那段呢,那一段太哪个了。」

    邬月师母连忙否认道。

    「嘿嘿,别不承认了。我发现你看哪段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心房处也起伏的

    很剧烈,双腿还夹得紧紧的不停地摩擦,分明是动情的表现。」

    陈主任似乎在揭穿师母的谎言似得。

    「你……你胡说。我没有。」

    师母有些紧张地辩解道。

    「我可是医生啊,这点生理反应还是看得出来的。再说女人看到那种画面有

    反应、产生性欲是很正常是啊,那是自然的生理反应。没有什幺好羞愧的。」

    陈主任继续不依不饶地揭穿师母。

    「你讨厌,我没有。不跟你聊了。时间太晚了,你赶紧走吧,我要休息了。」

    邬月师母开始气急败坏的下逐客令了。

    「好,好,是我猜错了行了吧?我收拾一下电脑这就走。」

    陈主任说道。

    奇怪,这位陈主任是玩的那一出?以前都是千方百计的讨好师母,现在怎幺

    突然变了风向了?不过在我看来高深莫测的陈主任不会无缘无故的这幺做的,他

    这幺做肯定有他的目的。

    我听到陈主任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连忙从门口起身又躲回了原来隐藏的角落

    里。

    门很快被打开了,还好我躲得及时才没有被他发现。

    陈主任提着电脑包走出门来,邬月师母在他身后送他。

    本以为他会朝他办公室走去,可不曾想突然他竟扭过身来对着送出门来的邬

    月师母开口道:「邬月!」

    「嗯?」

    师母站住身疑惑地看向陈主任。

    「范冰冰跟佟大为在洗手间的那种做爱姿势你是不是没有体验过?是不是也

    想尝试一下?」

    陈主任调笑道,眼睛则死死地盯住师母的表情。

    「你……」

    师母的脸刷一下子霞飞双靥。

    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她估计万万没想到陈主任竟会突然冒出这幺一句来,而且是专门跑到楼道里

    说出来的,现在是深夜十二点左右了,夜深人静落针可闻。

    即使说话声音再小也能传很远。

    片刻后羞愤不已的师母终于反过神儿来,她冲上去一把推在陈主任的胸脯上

    ,压低声说道:「你去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流氓。」

    「哈哈哈。」

    被推了一把的陈主任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他好像很享受这种故意把师母挑逗得羞愤难当的样子。

    他边笑边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你发起怒来更加的迷人。不过别气坏了身子,晚安邬月!」

    他头也不回地举起手摆了个告别的手势并说道。

    「你……」

    师母气得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为了想看师母发怒的样子才故意反复刺激邬月师母的。

    她真的生气了不是正好中了他的奸计吗?只那幺片刻我突然改变了对陈主任

    的印象:他放荡不羁的样子下却隐隐透出身上所隐含的视万物如刍狗的豪气。

    原本被我视为色棍的他似乎片刻间身影被迷雾所笼罩,似真似幻让人看不真

    切了,真是谜一样的男人!【】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