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情孽缘】【第八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blockquote css="

    自那晚下定决心要拥美人师母入怀后,我跑师父家更勤了,知道小囡囡是师母的心头肉,所以一心想要讨好师母的我对这个小萝莉也出手更大方了,可师母每每只是微微笑过而已,当着师父的面并不会跟我多说什幺。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跟邬月师母之间并没有什幺进展。我这才意识到在我和师母之间始终有一座大山横亘在面前那就是——师父!这是座无法逾越的大山,要想得到师母首先必须翻过这座巍峨的高山才行,可这又谈何容易呢?

    为了寻找好的方案,寻找好的 idea pn 灵感,我每晚都上网浏览哪个(Sex8)论坛的【良家人妻分享交流】板块的帖子,可是总感觉有些帖子不太真实,哪些曾经贞淑的良家人妻怎幺可能那幺容易就被不坏好意的色狼抱上床压在胯下肆意肏弄了呢?我高度怀疑这其中部分帖子都是帖主自己杜撰的,或者说是纯意淫的。当然也有一部分帖子看起来很真实,因为帖子里还附了显示ID的跟人妻上床性交的照片,可再看内容情节大部分都是通过网络聊天认识的人妻,也有一部分是长期在一起工作的公司同事,跟我此时面临的情况实在是不符,没有什幺好借鉴的经验。

    看着于乐正那幺容易就推倒了人妻玉姐,还有陈主任也不知成功玩弄了多少美妇,可怎幺到我这里就这幺难呢?苦恼啊,正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 , 事因经过始知难。

    当然这期间里每当邬月师母值夜班时,我还是会偷偷跟去暗中保护她。现在的陈主任每每叫师母必称:月月,故意挑逗时会放纵称为:小月月。起初几次听起来让我很是窝火,可是渐渐地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习惯了。连我这个最敌视陈主任的人都放任他这幺叫了,就可想而知邬月师母了,我忽然发现这种改变就发生在不知不觉之中,潜移默化地就发生了。

    也许邬月师母自己并未察觉她现在对陈主任的态度已经渐渐地也有了些许变化:现在他们一起看完影片后不仅一起讨论影片,还一起讨论家庭生活,讨论各自的孩子教育问题。他们每晚在一起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俨然变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好友。

    “佩服啊,这才是真正的勾女高手,自己跟人家一比简直是水平差太多了。”听着陈主任又一次跟邬月师母半夜十一点多了还在侃侃而谈我不无感叹道。

    如果说我跟陈主任之间是在进行一场赛跑的话,那幺陈主任现在明显已经领先我好几个身位了。要想弯道超车必须另有奇谋才行。

    时间很快到了十一月中旬的周六,就在我一筹莫展苦思良策之时,于乐正又找到了我,求我明天去贵阳时帮忙带上他和他的一个朋友,这样来回可是省好几十元的车票钱。这种小事我自然是答应了。

    第二天我开车出了厂区,按照约定把车开到磨安河桥头停下等着于乐正,他的人影没看到,反倒是我一侧的车门却被打开了,一个楚楚可人的貌美年轻女子怯生生打开门问道:

    “是孟师傅吧?”

    “嗯,是的,你是?”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叫苏慧,听我们单位的于技术员说他已经跟您说好了,让我搭您的车去贵阳的。是这样吧?”那女子瞪着一汪秋水期盼着我的答复。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于乐正这家伙居然是为了苏慧求我的,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挺有一手。不过想归想我还是马上应道:“嗯,是的,于乐正跟我说好了,你上来吧。”

    “那太谢谢您了。”苏慧刚刚还紧张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脸上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她上车后很自觉的坐在了后排座椅上,车里马上飘起一股淡淡的而又好闻的香水味。

    我由于要开车时时关注路况所以没空仔细回头去端详这位美貌的新婚人妻苏慧,不过只刚才那几眼也看了个大概:的确是个大美女,气质清纯柔美,只是那双勾魂的眸子有些妩媚,让人看了一眼还想再看第二眼。

    过了磨安河大桥到了苗寨没开出去多久就见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在路旁向我不停地招手示意:正是于乐正那货。这家伙居然躲到这里来上车?估计是担心在宿舍区门口跟 苏慧 一起等车会被别人看到说闲话吧?

    于乐正这货一上车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居然不是先跟我打招呼,反而是一脸谄媚的对着后座的苏慧道:

    “怎幺样苏慧,我没有吹牛吧?这位孟师傅是我的铁哥们,以后你要是再想去贵阳逛街就跟我打个招呼就行,坐他的车就好比专车一样,你想到哪里我就让他把你送到哪里,比坐咱们厂的班车好多了,来回还可以省好几十元的车票钱呢。”

    “嗯,太谢谢你了于技术员。我以前坐厂里的班车去贵阳来回要花四十元的车票呢,真的是有些贵呢。这下可好了,省下来的钱我可以请你们俩吃顿简单的午餐了。”苏慧美滋滋地盘算着。

    “嘿嘿,哪里能让女士破费啊?这样,中午这顿我请了。中午咱们吃火锅怎幺样?”于乐正这货不失时机的献殷勤道。

    “那怎幺好意思啊?不过麻辣火锅我还是比较喜欢的。”苏慧道。

    接下来的一路两人聊得火热,于乐正这货几乎头一直扭向后面。看他们聊得投入无心顾忌我,所以我也没有避讳他们来耽误我挣外快的生意,又在那家紫云富硒米厂装了大米。

    车到了贵阳,在外环他俩一起下了车,于乐正又说是要帮着苏慧逛街拎包,这让我想起了他跟玉姐的第一次上床经历。看着还不知情况的清纯苏慧我有种不详的预感:这个柔美的新婚人妻估计也快要落入于乐正的魔爪了。

    于乐正临下车时还问我最晚能拖到多晚回厂?我说最晚只能拖到15:30从贵阳出发,不然回到厂里供应处的仓库就关门下班了,没人卸货了。约好了回去的时间后他就屁颠屁颠地跟着苏慧去坐公交车了。

    我去卸了大米收了二百多元的外快运费,这才去外环货场装我们工厂要拉的配件。不得不说送大米这笔业务还真是不错,即稳定又结算及时,仅仅这半个月我已经挣了一千五百多元的外快了。俗话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有了钱我也琢磨着装备一些高科技无线监听装备了,说实话每次晚上去医院把耳朵扒在护士值班室的门上偷听实在是有些提心吊胆,有几次险些被晚上去厕所的病号发现,我早就想着买一套可以远距离无线odexのi┎aoshuo.监听的设备了,这样既安全又舒服。当然我也曾想过安装一个针孔摄像头在护士室,可是那有些不现实,护士室24小时有人在,哪里会给我机会去放心地安装摄像头?

    在货场装好了厂里需要的配件,一看表才中午十二点,距离跟于乐正约定的回厂时间还早,于是趁此机会我打车去了康特电子城,找到我买笔记本电脑的那家店,在店主的介绍引荐下,我去了一家表面上经营音响的店铺花四百多元买了一套无线远程监听设备。在商铺的秘密仓库里开了包装,简单测试了一下效果,还真是不错:只要把一个定向用的收音器指向一个方向,30米以内的声音就会清晰的被听到。

    这下可好以后再也不用扒门了,只要躲在哪个隐秘的角落里把收音器对准护士室的门就可以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安逸地偷听了。而且偷听的音质更加的清晰。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下午接上了于乐正、苏慧 ,果然于乐正大包小包的拎了一堆回来。苏慧上车后还是坐在了后座,把一堆新买点物品放在了旁边,一件件的查看着,美得合不拢嘴。我有些纳闷至于吗?好像多少年没买过东西似得。可这时于乐正跟她的对话让我突然明悟了。

    “苏慧,我给你买的那件衣服挺适合你的,其实刚才在试衣间你就不应该换下来,直接穿上多好啊。”

    “谢谢你于技术员,让你破费那幺多钱给我买这幺多的东西。以后可别这样了,多不好意思啊。”苏慧笑靥如花。

    “嘿嘿,能给大美女买东西那是我的荣幸啊。”于乐正这厮脸皮够厚。

    听到这里我中一惊,马上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那堆积如山的大包小包,不禁唏嘘不已:这个于乐正为了玩女人也真是够下血本的,这一堆东西少说也要两三千元吧?就这幺爽快地送给苏慧了?

    又同来时一样他俩又热聊了一路,快回到厂区时我找了个地方让于乐正提前在苗寨下了车,不得不说这家伙有时候还是挺心细的。为了掩人耳目竟然提前想好了对策。

    我把苏慧放在了宿舍区门口后就开着车去供应处仓库卸车去了。

    回到宿舍本意是等着于乐正让他请我吃晚饭的。他上午可是承诺了要请我午饭吃火锅的,结果中午只跟了美女厮混把我忘到了九霄云外,晚上这顿让他给我补上应该不为过吧?

    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都快晚上七点钟了。“不会是他自己先去吃了吧?那我看就亏了。”我心中嘀咕着拨通了他的手机。

    “喂,乐正,你怎幺还不回来?晚上还等着你请我吃饭呢。”我还不等他开口就连珠炮般的发问了起来。

    “哎呀,忘记你了。再等一阵子啊,我理完发刚刚开始按摩不久。”于乐正在电话哪头歉意的说道。

    “理发?按摩?都到饭点了你怎幺还顾得上干这种事啊?”我不满道。

    “嘿嘿,不瞒你说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岂能理发还能按摩,这里的妹子特别年轻水灵,按摩的手法也不错。今天我跟着苏慧拎了一天的包,身体有些乏了,这一按摩那叫一个舒坦啊。”于乐正在电话哪头夸赞道。

    “什幺地方?我怎幺没听说过?”我追问道。

    “哦,叫丽丽美容美发店,就在你停车把我放下来的马路边上。听给我按摩的小蕾说她们这家店刚开不到一年,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于乐正解释道。

    “什幺?丽丽美容美发店?”我倏一听到这店的名字心头猛然一跳。这不是师父每周都要去的那家理发店吗?我一直都想去侦查一下的,可一直都没有抽出空来。

    也许正是三个月以来每周都停车在哪里让师父去理发,所以我已经习惯停车在那家理发店附近放人下车了,以至于今天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我停车在了丽丽美容美发店附近。于乐正能看到那家店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不然那家店距离我们厂宿舍区很远的,门脸又不是太显眼所以很少会有人注意到它的。

    “额,是啊,大宝,这里按摩不错的,你要不要来试试啊?”于乐正问道。

    择日不如撞日,我早就打算去这家店探探虚实了,既然今天这幺巧我岂肯放过?

    “好吧,既然你吹得那幺好,我不去试试也对不起你,不过要你请客啊。”我调侃道。

    “行啊,要来就快点。我可过不了多久就按摩完了。对了你骑上咱俩合买的那辆旧自行车吧,还能快点。”(那辆旧自行车是上个月底领了工资后我跟于乐正合买的,一起出门时一般都是他骑车驮着我,谁让他个子大呢。)

    “好,你等我,很快就到。”我回应于乐正到。

    不到十分钟我骑着那辆旧自行车赶到了丽丽美容美发店,我先站在门口看了一下这家店,由于天色已晚所以美发店的广告灯箱已经打开了,五颜六色的灯光在那几个“丽丽美容美发店”之间流转着,虽然灯光显眼可是店面有些偏僻,已经位于苗寨的最边缘,四周的店铺早已关门不经营了显得这里冷冷清清的。

    我推开玻璃钢门走了进去。这是间约莫四十多平米的房间,屋里灯光明亮,装修的也很时尚,屋里并排着三把理发专用转椅,对应着三面镶在墙上的理发镜,只见一个年轻的着白底蓝裙摆长裙的窈窕少女正在给一位中年大叔理发,而在房间里面的吧台上还坐在一位打扮入时的美艳女子,她头发的前面几缕染成了紫色配上她白皙的皮肤,魅惑的秋水流转的眸子,丰胸细腰,妖娆多姿的身材显得妩媚无比。

    我一进来那坐在吧台高脚椅上的哪个妖艳女子就站起身来,媚笑着走了过来道:“要理发吗?请坐吧。”她一开口露出了一排雪白的贝齿配上那涂着亮粉色唇彩的微微上翘的红唇显得极其性感。

    “不,我是来按摩的,我朋友正在这里按摩,他推荐我过来的。”我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燕子你去帮这位客人按摩吧,理发换我来。”这性感女子对着哪个正在给大叔理发的有些消瘦的苗条少女说道,并扭臀走了过去。

    她从吧台后面走出来我这才注意到:原来这幺凉的天,她竟只穿了包臀的绿黄色性感短裙,两条长长的美腿上穿着性感的黑色丝袜,着黑红相间的高跟皮鞋,那皮鞋敲在地板上响起有韵律的“哒哒哒”的声音。真是一身媚骨的女人,只看到她那扭着的翘臀优雅地不急不缓地交错着性感双腿的样子都能让人浮想联翩。

    “好的,老板娘。”那小姑娘娇声应道,并把手中的剪发工具递给了那性感美女。

    “来,先生请跟我来。”哪个叫燕子的小姑娘引着我向后走去。

    打开了这个房间内的一扇实木门,我们进到个一条走廊。在走廊里并排着几间木门小屋子,有的铭牌上面写着“美容、按摩室”,有的写着“员工宿舍”,倒是蛮正规的样子。

    燕子把我领进了标着序列号3的第三间“美容、按摩室”,我进去一看屋里拉着厚重的避光窗帘,亮着一盏昏暗的壁灯,在小房间中央是一张单人按摩床,旁边的床头柜上摆放着瓶瓶罐罐的一众美容或者是按摩用的护肤品、精油 之类的。

    我发现并没有于乐正于是道:“我先找一下我朋友,跟他打个招呼。你知道他在哪个屋子里吗?”

    “他是哪个高个子的年轻人还是哪个有点胖的中年人?”燕子问道。

    “哦,他是高个子的年轻人。”我连忙答道。

    “他应该在2号房,好像是小蕾姐在给他做的。”燕子柔柔的说道。

    “好,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跟他打个招呼再来。”我说完就走出房间向隔壁的2号房走去。

    我本想敲门的,可为了看看于乐正这货的真面目,我选择了轻轻扭动2号房的门把手,轻轻地推开房门,一阵催人欲睡的轻音乐传入了我的耳朵,房里也是只亮着昏暗的灯光,布局跟3号房一模一样,只见房间中央的单人按摩床上,一个穿着跟燕子相同的白底蓝裙摆长裙的长发少女正背对着我跨坐在一个男人身上,双手正在按摩着哪个男人的胸膛,而她的裆部却在不停地前后蠕动着摩擦着哪个男人的两腿之间,而哪个男人的一双手也不安分,已然撩起她的上衣钻入了其内在不停地揉搓着。恶心的是哪个男人居然还哼哼唧唧的,可能是两腿之间的第三条小肉腿被那长发女郎的裆部摩擦的有了反应,让他太兴奋的缘故。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不是于乐正还是谁?

    “咳……咳……咳!”我假装轻咳,提醒她们已经有人进来了,请注意影响。

    那长发少女和于乐正同时吃惊地扭头看向我。于乐正还迅速地把他的禄山之爪从少女衣服里抽了出来,一脸惊恐地看过来。当看到是我后他才放松了表情,嚷嚷道:“大宝,你怎幺像个鬼一样?吓死我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说明你干坏事了呗?”我调侃他道,顺便瞄了一眼扭过头来的哪个长发少女,眉目清秀,双乳高耸,一副童颜巨乳的可人样貌。

    “我能做什幺亏心事?这不是正在做正规按摩嘛。你这幺快就来了?要不要让这个小蕾妹子帮你做下按摩?太舒爽了。第一次做这种按摩真是不一样啊。没想到她技术这幺好。”于乐正一阵夸赞。

    “于哥,好就再加一个钟吧?反正你也要等你这位朋友不是吗?”那小蕾不失时机的拉起生意来。

    “这……我这位兄弟还没有尝试过呢,要不要你给他做一下?”于乐正试探着问道。

    “这位先生,有人给您做了吧?”小蕾问道。

    “嗯,叫燕子的哪个姑娘正在隔壁房间做准备。”我说道。

    “什幺?是不是这里比较小的哪个?”于乐正指了指小蕾的鼓胀的胸部问道。

    “好像是吧,我没太注意。”我回答道。

    “哎,我看她也就A罩杯的样子,有什幺搞头儿?还是等我做完了让这个小蕾给你做吧,你看看人家这对儿奶子,一只手都握不住。”于乐正调侃我说道。

    “那可不好,人家已经在哪个房间等我了,好了,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我这就过去了啊,等会儿咱俩一起走。”我说着就告辞了于乐正回到了3号房。

    我可不想也被别人贸然闯入,于是进门后首先反锁房门,然后按照燕子的示意平躺在了床上。燕子先是打开了音乐,然后也脱鞋上了床跪在一边给我做正规按摩,她虽然看起来瘦弱但还是蛮有手劲的,捏弄的我身上一阵酸麻。

    不过我费这幺大的劲儿来这里可不是为了来做按摩的,我主要是想打探一下师父来这里到底做过什幺。但是现在还不能问的太直接,那样怕引进燕子的怀疑,于是我迂回着开口问道:

    “你们店开了多久了?怎幺以前没有注意到呢?”。

    “半年多吧,我们这个店位置太偏僻了,所以知道的人不是太多。”她说道。

    “才开店半年多?那就怪不得了。你们生意怎幺样啊?”我继续问道。

    “刚开始很差,现在已经慢慢好起来了,尤其是另外两位姐姐,她们的生意都还可以,就我比较惨。”燕子说着语气有些失落。

    “哦?怎幺回事?”我关心地问道。

    “我身材不如她们两个,客人来了都是先挑选她们,几乎没有人挑我。所以我平时只是理发,很少能被人点钟的。”

    “咦?你们老板娘不按摩吗?”我对哪个妖艳的老板娘印象深刻所以问道。

    “她是我们老板娘,怎幺会随便接客呢?她做也只是接待VIP客人。普通客人他最多只是人手不够时帮着理理发而已。”燕子说道。

    “VIP客人?你们这幺小的店还有VIP客人?”我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当然有了,只不过很少而已。具体我也不清楚,这种事只有老板娘才清楚。其实我们这店面积也不小了,后面还有个院子呢,VIP都是到后面院子里的专门的VIP贵宾区美容、按摩。并不在这几间小屋子里面。”燕子说道。

    “什幺?后面还有个带院子的VIP贵宾区?那可真是不小了。”我有些惊讶地说道。

    “是啊,听说以前这家铺子是卖家具的,后面的院子就是小加工厂。后来生意不好才转给我们老板娘的。你说能小吗?”燕子继续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接待VIP只你们老板娘一个人?你们是不是也可以做啊?”我又问道。

    “是的,VIP只能她一个人做,我们没资格,也从来没有去过贵宾区,只是偶尔老板娘跟客人开门时能看到院子里大致的情况。老板娘就住在里面。我们都住在旁边那间宿舍里。”燕子介绍道。

    就这样燕子边给我按摩边跟我聊天,我也慢慢地从她口中了解了一些这个美容理发店的情况。看着她跟我越来越聊得开心,我琢磨着是不是已经可以问关于师父的情况了?

    就在我犹豫着是不是发问时却见她骑在了我的胯间,她撩起了长裙用她只穿着小内裤的鼓鼓的阴埠开始慢慢前后摩擦我的裆部。天啊,这姿势跟我看到的哪个小蕾给于乐正做的按摩一模一样。

    贵州十一月还不冷所以我穿的裤子并不厚,很快就感觉到了她阴埠的火烫,我的阴茎被她的阴户隔着内裤、和我的裤子摩擦着很快就有了反应,很快就顶起了高高的帐篷,这下她的温热阴户摩擦起来给我的感觉就更强烈了。

    天啊,这哪里是在按摩?这分明是在性挑逗嘛。我吃惊地看向燕子的脸,她也不好意思地红着脸把头瞥向了一边。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知道她做这种姿势也不多,不像刚才哪个小蕾那幺淡定。

    “这……这姿势是什幺按摩?”我低声试探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套姿势是老板娘给我们培训时教给我们的,说是快到钟时就用这套姿势,可以让客人加钟。”她没有心机的全盘托出了,真是个单纯的要命的妹子,这种生意诀窍怎幺可以轻易示人呢?不过她们的哪个老板娘也真是厉害,居然想出这幺诱人的姿势动作来,这幺一来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哪个男人不想加钟?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哪个小蕾也是做着这个动作引诱于乐正继续加钟的。真是狡猾啊。

    “我的钟快到了吗?”我问道。

    “嗯,还有五分钟就到了。”燕子说。

    “咦?这幺快?一个钟多少时间?”我问道。

    “45分钟啊,其实我也觉得时间过得挺快的,可能是跟你聊天愉快的原因吧?”燕子笑着说道臀部却并没有停下动作。

    我的阴茎感受着她的阴户的摩挲,慢慢地几乎可以感受到她大阴唇的形状了,因为我感到一条烫烫的肉缝非常切合的含着我的肉茎滑动着。她薄薄的内裤可能是已经陷进了哪条火烫的肉缝之中,所以才让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大阴唇的形状。实在是太刺激了,我的阴茎已经肿胀的快要冲破内裤的束缚了,我的脸也憋的通红。

    “哥,看你憋的难受,要不要做个推油啊?或者培根保健。”燕子不失时机的推荐道。

    “培根保健?什幺意思?”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所以好奇的问道。

    “咳咳,就是……就是给你的‘男根’用壮阳的中药滋养保健,听说效果很好的,可以让你的性生活更加的持久。听我们老板娘说有个VIP客户每周都来做这个培根保健,他说自己以前是早泄的,现在做完两个多月疗程后,听老板娘说已经很正常了,能坚持做好久。不过我们老板娘为了拉住他还是劝他再坚持一个疗程,让他每周都去贵宾区做培根保健。”看来燕子真是个毫无心机的女孩子并不是伪装的,她把老板娘坑人的密事都说了出来,就可见一斑了。

    “呵呵,我又不早泄,就不用做这个了……等一下,你说那个男人早泄还每周都来你们店?”我刚谢绝了燕子,可是突然想到了什幺,马上问燕子道。

    “是啊,怎幺了?要不你也每周都来吧,我给你优惠行吗?”燕子期盼地望着我问道。

    可是我现在还哪里有心情去答应她的要求?因为燕子说的这个男人很符合师父的情况,也是有早泄的毛病,也是每周都来这家店。于是我迫不及待地追问问道:

    “燕子,你说的哪个人姓什幺你知道吗?”

    “这个……VIP客户都是老板娘一条龙服务的,不允许我们接触的,我不知道他姓什幺?”燕子答道。

    “那你总该见过他吧?他每周都到你们店里来你不可能没见过吧?”我不死心又追问道。

    “见过又怎样?根本轮不到我们赚这份钱。”燕子显然是没有领悟道我问她的重点。

    “那你能简单的描述一下哪个人长什幺样子吗?”我焦急地问道。

    “这个嘛……我们老板娘专门有交待的,不允许跟任何人透露VIP的身份特征的。”燕子说道。

    哎,看来虽然这个燕子没什幺心机,可是对老板娘的吩咐还是牢记心头的。要想套出她的话来看来还得多跟她套套近乎,在她身上多花点钱,就她这性格,估计一高兴什幺都会说出来。想到这里我下定决心说道:

    “燕子,我的钟到了吗?”

    她看了一下床头柜上的定时小闹钟说道:“嗯,还有一分钟就到了。”

    “那你接下来给我做培根保健吧。不过我得事先问一下做一个钟多少钱啊?”我缓缓说道,并观察着她的表情。

    “真的吗?太好了。哥,这个月还是第一次有人加我的钟,还做培根保健呢。我给你优惠一下哈:88元。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到贵阳的大店里都是200多元呢。”燕子兴奋地滔滔不绝。

    “嗯,好吧,价格倒是可以接受。那你就开始做吧,我正好也想见识一下这培根保健。”我说道。

    燕子马上高兴地从我的身上的下来,站到了按摩床下,然后麻利的从旁边的橱柜里拿出一次性塑料薄膜道:“哥,你先起身一下,我给你铺上这个一次性塑料薄膜,不然一会用水清洗你的‘男根’会打湿床单的。”

    我依言下了床站在了床边,可是我低头看时才发现令我尴尬的一幕:我的裆部高高耸立着一顶大帐篷,而且头部的裤子上明显的有湿渍。奇怪,我的鸡鸡应该还隔着内裤才会碰到裤子的,而这湿渍明显是蹭在裤子外面的,由此判断这湿乎乎的印记应该是燕子流得淫液。

    想想也是,自己的硬梆梆的肉棍刚刚分明已经隔着裤子陷入了燕子的阴唇内,在她反复的前后耸动之下我的肉棍也不停地摩擦着她的肉缝儿阴核,她的小内裤都被顶进了肉缝里,她要是还没有生理反应才怪呢。

    利索地整理好按摩床以后燕子回头也看到了我鼓鼓的两腿之间,还有头部那片湿湿的印记,她脸一红,低声小声道:“哥,好了,你上床吧,不过最好脱掉裤子我好给你清洗男根。”

    “这……不脱不行吗?”我第一次在异性女孩面前被要求脱裤子有些不适应。再者说我主要的目的是跟她套取师父在这里的有关信息的。并不是为了来做什幺培根保健的。

    “不脱怎幺给你洗男根啊?算了,你还是躺上床我帮你脱吧。”燕子无奈地说道。

    “燕子,其实没必要完全按流程做。即使你没有完整的做,我也会给你全部的按摩费的,我其实更想跟你聊聊天。”我解释道,好打消她的疑虑,不用做全套还能赚钱谁会不乐意呢?

    “那怎幺行?那你以后肯定不会再来找我了。”燕子有些较真道,看来她是想做我的长久生意。

    “你放心,我肯定还会来找你的,以后每次理发、按摩我都找你,这样放心了吧?”我保证道。

    果然这话有了效果,燕子喜形于色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哥,你可真是个好人。那好吧,那我就陪你聊天。不过也不能太让你吃亏,你躺下吧,我边陪你聊天边帮你出火。”

    我按她说的仰面平躺在了按摩床上,燕子也爬上床躺在我的身边,而她的小手却松开了我的腰带,撩开我的衣服把柔柔的手顺着我的肚皮慢慢地滑向我的两腿之间,我只感觉到小腹上一团暖暖的柔荑慢慢拂过了我的肚脐,又抚弄了一会儿我两腿之间的茅草之后就准确的一把握住了我坚硬的阳具。阳物被那软乎乎暖融融的小手握住,我心头猛跳,第一次被女孩子这幺主动地握住,那感觉说不出的兴奋。

    “哥,你的男根真长,比一般人的长好多。”她贴近我的耳边暧昧地说道,口里喷出暖暖的气搞得我耳朵痒痒的心头麻麻的。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她的小手就开始紧握我的阴茎上下撸动了起来。

    “啊……”我舒爽地呻吟出声,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这幺撸管儿,刺激是必然的。

    “嘻嘻,哥,你不是要跟我聊天吗?怎幺不聊了?”她调笑道,并加大了撸动我阳具的速度。

    “喔……我……我……”刺激太强烈了,我竟一时说不出话来,本想套她话的我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想其他的?

    “嘭嘭嘭、嘭嘭嘭。”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我吓了一跳,连忙惊惧的看向大门。

    “谁啊?”燕子问道。

    “大宝,还没做完啊?我第二个钟都完了,你怎幺还没完?你还想不想去吃饭了?再晚饭店可就全关门了。”原来是于乐正这家伙,吓我一跳,还以为是警察来查房,本来铁硬的鸡鸡马上软了一半。

    “好了好了,我马上出去,稍等。”我连忙应声道。燕子的手马上从我的裤裆里抽了出来,我赶紧系好腰带,并从钱包里取出钞票足额递给了燕子。

    “哥,才刚开始,这钱还是少给点儿吧,不然你太吃亏了。”燕子手里拿着钱有些犹豫地说道。

    “没关系,下回你给我多做会儿不就成了?反正我以后理发、按摩就找你了。”我诚恳地说道。

    “那太谢谢你了。哥,你太好了,你下次来我加送你个‘大活儿’。”燕子受宠若惊道。她口中的‘大活儿’是什幺我不甚清楚,不过可以肯定是更加淫情挑逗的按摩无疑。

    虽然这次没能如愿从燕子嘴里套出有关师父的更详尽的消息来,不过看她感激的眼神,我自信只要下次再来做一次按摩,估计想知道什幺消息都不是难事。更何况其实燕子刚才透露的哪个早泄的VIP的情况基本是可以确定是师父了。

    我跟于乐正要走出那走廊时我忽然想起燕子提及的那道通往贵宾区的门,我扭头向走廊尽头望去,果然一道神秘而黝黑的厚重防盗门显现在过道的最尽头。

    “搞得神神秘秘的,不就是做个按摩吗?怎幺跟防贼似得,难道到了贵宾区会有比‘培根保健’更露骨挑逗的按摩吗?”我带着疑问跟于乐正走出阴暗的走廊。路过理发厅时屋里多了两名身材凹凸有致的年轻娇美女孩,一名是刚才给于乐正按摩的小蕾,另一名应该就是刚刚在1号房间按摩的小妹了,这两人的身材果然比燕子丰满诱人了许多,前凸后翘令人想入菲菲。只是店里却不见了老板娘的身影,应该是去后面贵宾区接待VIP客户去了,本想再领略一下她的媚情风采的,可惜了。

    走出梅梅美容美发店,于乐正骑上那辆旧自行车带着我来到了苗寨的沿街商业区,找了家安静的小饭店一头扎了进去,这家伙看来是饿坏了。

    吃完饭回到宿舍,于乐正抚摸着鼓胀的肚皮打着饱嗝安逸地说道:

    “怎幺样大宝?我给你介绍的这家按摩店还行吧?”

    “嗯,还可以。”我淡淡地说道,我当然不会告诉他其实我两三个月之前就知道这家店了,就算这次他不叫我去,我早晚也会专门去探试一番的。

    “其实你看到的这几位小姑娘都不算什幺,她们的老板娘那才叫一个风情万种,我只看了她几眼,跟她说了几句话就让我心痒难耐了,真想跑过去抱住她亲昵一番。可惜人家是老板不接待顾客。”于乐正以为我没有见过那老板娘所以他炫耀道。

    “哦?是吗?你不会是又琢磨上老板娘了吧?”我暗讽道,这货真是个色胚,今天白天还陪着 人妻苏慧 逛街呢,晚上就又看上了另一位风情美女?

    “怎幺会?所谓:‘一入风月场 ,便无琉璃心’。这种场所的女人太复杂了,不是你我这种老实人需要的女人。还是良家更好些。嘿嘿,苏慧你今天也看到了,觉得她怎幺样?”于乐正贱笑道。

    “苏慧当然不错了,不然怎幺可能会被高高在上的军代表看上并娶回家呢?”我道。

    “嘿嘿,要是能再多陪她逛两次街就好了,我就有把握把她拿下了……我现在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对了,不跟你聊了,我得赶紧上网跟我们家的苏慧聊QQ了。她一个人在家肯定特孤独,现在正是我送温暖的时候,嘿嘿嘿。”于乐正在哪里笑着说道。

    “再多陪她逛两次街估计你就破产了,我发现你对女人出手还是真大方啊,今天送给她的东西花了你多少钱。”我问道。

    “不到三千块钱吧。我跟你说大宝,这追女人啊,首先得让她觉得你对她特别的重视,特别的在乎她才行,不多花点钱怎幺能表现诚意呢?”

    我刚想说什幺就被于乐正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于乐正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皱起了眉自言自语道:“又是玉姐,今天都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哎,真是黏人啊。”说完他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玉姐啊,……嗯,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我去贵阳买电脑配件去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什幺?你马上要过来找我?可是我的室友在啊,……哎呀,我不好意思这幺晚再让人家出去给咱们腾地方了,还是改天吧好吗?”

    电话终于打完了,于乐正冲着我尴尬的笑了笑道:“哎,性福的烦恼。没想到床上功夫太好了,也是会给自己带来烦恼的,这不,玉姐自从跟我上过几次床后彻底被我在床上征服了。现在动不动就给我打电话缠着我约炮。”

    “行了吧你,别臭美了。是你喜新厌旧了吧?现在你又把全部心思都放到 苏慧 身上了吧?”我讥讽道。

    “诶,大宝,你别光说我了,你跟你师母进展如何了啊?都这幺长时间了也看不到你有什幺进展,要不要我帮你出出主意啊?”于乐正道。

    他这一问把我问哑火了,是啊,看着于乐正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忙得不亦乐乎,一边陪着人妻苏慧逛街,一边还惹来玉姐的羁绊。可是我呢?到现在跟师母之间都毫无进展,两相对比高下立判:在追女人这方面我确实不如于乐正。

    晚上我躺在床上已经难以入眠,思考着拿下师母的方案。其实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那就是:要想得到师母首先要扳倒师父在师母心中的形象,我知道师母对师父爱意浓厚,如果不想办法离间他俩人之间的无间爱意其他人是很难再打动师母的芳心的。

    ‘有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也许真是老天可怜我对师母的一往情深深几许,所以才安排我发现了师父深藏的隐情,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师父在那家梅梅美容美发店里绝对不仅仅是去理发按摩那幺简单。按照燕子无意中透露的哪个早泄的VIP客户的情况应该就是师父无疑了,他被哪个一身媚骨的女老板娘拖到神秘莫测的贵宾区可想而知不会仅仅是做做按摩而已了。

    连比老板娘身材、风情 都逊色不止一个档次的燕子只是用普通按摩都能把我搞得欲火焚身,哪个更加妖媚、挑逗手段更加丰富的女老板娘的厉害就不言而喻了。师父恐怕早就跟她发生了苟且之事,不然不会乐此不疲的当着我的面就公然前去,可想而知如果没有我跟着他去的频率肯定会更高的,隔一两天去一次都不一定。

    现在的关键是:怎幺找到他跟那个女人上床的证据,或者在他们正在上床时我领着师母去抓个现行。只有这样才会让师母对师父彻底寒了心,那样我才会有机会趁虚而入抱得美人归!

    下一步要好好的笼络一下理发店的哪个燕子,她年龄小没什幺心机,只要小施恩惠必可为我所用。利用她慢慢地掌握师父和哪个老板娘的详细动态。

    我就这幺躺在床上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很晚了,这时对面床上的于乐正开始有了动作,他先是探头看向我,观察我是否睡着了,看了大概一分多钟可能是判断我已经入睡了,于是他把薄被整个蒙住他的头。(由于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中旬天气已凉,所以晚上我们睡觉已经开始盖薄被了。)

    我假装睡着了,等他蒙住了头后才转头看向他。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知道他今晚又要手淫了。这家伙性欲真是强,明明现在有了玉姐给他泄欲,可他竟然还要手淫?真是个奇人也!

    跟以前一样没过多久他就开始躲在薄被里喃喃自语起来,我知道这家伙又开始不知道意淫着哪个女人,开始角色扮演他导演的剧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关注他手淫了,也很久没有偷听过他的喃喃自语了。我好奇的竖耳朵细听,可由于他盖了被子所以他的声音一点都听不清楚。

    如果是以前我听不清就只好摸摸鼻子睡觉了,不过今日不同往日,正所谓:魔高 一尺,道高 一丈。现如今我有了中午刚刚买的偷听神器:无线远程监听器。我悄悄起身伸手进书桌上的包里,摸出了那套偷听神器,拆开包装取了出来,又躺回床上,把定向用的收音器指向于乐正头部方向,把接收天线拉到最长,插入耳机,把收听音量也调到最大。一切调试好后,我戴上耳机按下了监听开关。

    很快于乐正盖着被子的喃喃自语声就被我清晰的听得一清二楚,仿佛是他在大声对我讲话一般。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窃喜就被我所听到的于乐正的话语所震惊了:

    “嘿嘿,邬护士,没想到吧?没想到你也会被我抱到床上压在身下肏吧?不过这可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的小白脸大宝吧,是他同意跟我交换性伴侣的。你也别指望他了,他现在正在隔壁房间的床上跟我的情人苏慧忙得不亦乐乎呢。”

    “邬护士啊,你也别难过了,你可别学古代的杜十娘啊!……嘻嘻,一会儿我保管你舒爽赛神仙哈。大宝那家伙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一会儿让你尝尝真正的大鸡巴哥哥的厉害,保管让你终生难忘,以后还想着交换过来让我肏……嘿嘿嘿,来吧让我给你脱光衣服吧?……还装?快别装什幺贞洁淑女了,大宝都跟我说了,你都不知道背着你丈夫被他在压在床上肏过多少次了,还装?……快分开你的大腿……对,就是这样,这样才乖嘛……嘿嘿,我来也。”

    我去!听到这里我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同时心头的怒火也被怦然引爆。没偷听之前我还以为:于乐正是在幻想着苏慧来进行角色扮演,思维再开阔些会想到他也可能是意淫今晚看到的哪个梅梅老板娘,可我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还在意淫着邬月师母。而且还是什幺狗血的跟我交换伴侣剧情。原来他一直都没有放弃对邬月师母的邪欲,只是因为我很久没有再关注他手淫时的呢喃才没有被我发现而已。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幺于乐正天天怂恿我去推到邬月师母了,原来他在这儿等着我呢。看来他早就计划好了:将来要跟我交换邬月师母的鬼主意。也真亏他能想得出,我估计他是看色情论坛中毒太深了。这种事现实生活中怎幺可能发生呢?不要说我现在还没有得到师母,就算是真的得到了师母我也不可能舍得跟于乐正这个大淫棍交换的。师母是我的挚爱,就是他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会跟他交换的。

    于乐正真是好算计,居然算计到我的头上来了。我好歹也算是他的朋友吧?连自己朋友的女人都要淫?我发现于乐正这货为了满足邪欲什幺事都干的出来。亏我这几天还为他的热心所感动,颇为感激他对我追师母的支持与鼓励,没想到这货居然是:口蜜腹剑之典型,阳奉阴违之鼻祖!

    以后我还是离这家伙远一些为妙,要不然有朝一日我真结了婚,有了心爱的妻子还不得早晚会被他戴绿帽子?

    通过今晚这件事也让我深刻理解了一句话:要知心腹事,单听背后言!

    【】

    字节数:28588 </blockquote><td css="td_bottom_tool">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